耽美 (红楼同人)霸王不呆

章节5

搜索小说

正在拼命加载..

章节5
    如今对李长吉这样,只不过是因瞧着他似乎是个落魄皇族,心中有心事,想要打探一番而已。

    待李长吉拿了银子,薛蟠叫住人,涎着脸道,“不知这位李兄现在可有空闲,眼看现在正是午饭的时候,不如在下请客,一同用些。”

    李长吉本打算拒绝,转身看了看薛蟠殷勤的样子,忽然改了主意,笑道,“如何不行,但凭兄长的意思,也是交个朋友。”便随着薛蟠往酒楼吃饭去了。

    虽有两个人,薛蟠还是要了个雅间,打发薛平薛安到外面伺候着,亲自给他把盏,笑道,“李兄,请用。今日是我唐突了。”

    李长吉笑着饮了一下,口中说着不妨,又故意问薛蟠何事。

    薛蟠踟躇了一下,还是据实道,“不瞒李兄,我正有一件事要劳李兄相问。”

    “李兄的身份,我也猜着几分,我是直性子的人,便也实说了,如今家妹正要入宫去做伴读,兄台想是有几分知情的,不知道哪位公主郡主的脾气好些,也可为家妹略择一二。”

    李长吉原是做好了被调戏的准备了,不想他说的居然是这件事,回头见薛蟠神色,虽有些羡慕之意,却无狎昵之态,不知怎的,心中反不舒服起来,原是将自己当做了十分落魄要靠当东西过日子的王孙贵族。

    因此故意道,“原来是这事,今日白得了兄台五十两银子,少不得直说了,如今要挑伴读的各位公主郡主我也略见过几个,若说最好的自然是延庆公主,这位公主如今十三岁,乃当今皇后的嫡公主,脾气最是温柔和顺,只是这伴读的位子也是难得的。剩下的嘛,自是各有各的好处,只是总不及公主罢了。”

    听说这脾气最好的竟然是公主,薛蟠心中踟躇了一下,觉得以自家的身份地位是够不上的,只怕这番算计是打了水漂,不觉有些遗憾,虽如此,还是殷殷的劝李长吉吃了饭,方才作辞。

    第8章 第 8 章

    薛蟠又回到铺子看了一会儿账,恰来了两个客人,记上两笔,见账房说并无差错,忍不住得意起来,想着这看账管家也没什么难的,因此有些飘飘然。

    正飘着,家里有小厮来报说是东府的小蓉大爷正等着见,说有要事。薛蟠一听,放下笔就急忙往回走,这个时候也只能是那件事了。

    如今有了事情,他深恨自己没骑马不能走的快些,还是薛平机灵,雇了辆马车坐着,等到了宁府门口,一个小厮正等着,见他来了,连忙请安道,“薛大爷赶紧的吧,已经等了您多时了。”

    薛蟠整衣而入,随着这小厮一路小跑到了正房的花厅上,见贾蓉和贾珍正陪着一个面白无须的客人喝酒,薛蟠一下子就猜着了这人是戴权,赶紧相见。

    贾珍过来扶了,装模作样的介绍一番,几人厮见,各论宾主坐下。

    薛蟠留心看,这戴权看上去四十来岁年纪,面白无须,喉结不显,一双细眼,未语先笑,看起来是极为和气的一个人,但他知道,若是真以为这人和气,那就大错特错了。

    酒过三巡,贾蓉劝酒,贾珍和薛蟠使了一个眼色,他端起酒杯给戴权敬酒,戴权喝了,把玩着杯子笑道,“这位薛大爷虽然是第一次见,人却是极爽快的,我虽没见过,却没少听说,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

    薛蟠陪着笑,看着贾珍,贾珍亲自给戴权斟了一杯酒,笑道,“说起来,这位薛兄弟如今正有一件难事想要求人,思来思去,也唯有您有这个本事,因此特请您相见。”

    “哦?”戴权放下了杯子,细问何事。

    薛蟠忙将宝钗参选侍读结果落选的事说了,赔笑道,“我听说舍妹落选后,急的夜不能寐,找了无数的人都不成,听说您是个有能为的,特来求一求。若您也不能,那我再没法子,只好认命了。”

    戴权冷笑道,“我当是什么,只怪你有眼无珠,若早来寻我,何苦煎熬那么些时候,实话告诉你罢,负责这个差事的就是我的结拜兄弟,王为王公公,如今他在皇后身边当差,内宫的事务,多半由他负责的。这事我知道,后儿个这名单就送上去了,只有一样,本有一个入选的小姐,家里忽然坏了事,她父亲被革了职,所以如今正好有一个人的缺,不知多少人听说,疯了似的想要补上呢。”

    “如今你求别人是没用的,我们的交情最好,我打发人去和他说一声就完了,几日后旨意下来,必定有令妹的。”

    没想到这事真能成,薛蟠喜之不尽,忙拱手作揖道,“如今竟麻烦公公了,大恩大德,真是没齿难忘。只是,您打发人去说,必然要麻烦小厮们跑腿的,府上的马匹,也必要费些草料,这银子合该我来出。”

    戴权噗嗤一笑,夹了口花生米放在嘴里,嚼完了才道,“我说薛大爷是个爽快人,果然是个爽快人,如今我也不好小器。值什么,赏他们五百两银子跑腿也就是了,也算没白跑一遭。”

    薛蟠点头应是,借口更衣出来,令薛平立马到铺子里去五百两银子并两颗明珠,飞速送来,复又进来喝酒。

    一时薛平进来将东西递给薛蟠,薛蟠点头先看了一眼,然后将东西递过去,笑道,“戴大哥,这是五百两银子,我近日愁的睡不着觉,这事成了只好回去补觉,来不及去您府上了,这银子就麻烦您替我赏了吧。”话一说完,众人都笑了起来。

    贾珍笑道,“可不是,瞧他这个样子,戴大哥就帮帮忙吧。”

    又将装明珠的盒子递过去,“这两颗珠子,不值什么,您留着镶在鞋上,也是咱们兄弟一场,认识一回的意思。”

    没想到这个薛蟠竟然如此大方,除了五百两银子,另给了两颗不小的珠子,戴权果然心喜,笑咪咪的收了,看天色不早,要回宫伺候,遂做辞而去,叮嘱道,“你放心,三五日内必有旨意下来的,下完旨意,十日过后就要入宫比试,只是到那个时候全凭各位公主郡主们的意思,咱们是再做不了主的。”

    薛蟠点头,连连应是,几人送了戴权出去,又谢过贾珍贾蓉,许了戏酒,因今日连喝两回,觉得心脏突突的,脸上作烧,遂回去休息,薛姨妈见他这样,只当又犯了老毛病,叹息一番也不理论。

    次日照旧是早出晚归,去铺子里看账,自己试着记一记,顺便看看以前的,现在他倒是能看懂大半了,若有不懂的只管相问。

    这日刚吃过早饭在铺子里坐定,看伙计们烧水磨墨,就见家里有人飞速来报,说是宫里来了旨意,让赶紧去接旨,薛蟠心中有数,忙往家里飞奔。

    等他回去了,贾赦和贾政已经代为接旨,那传旨的太监也回去了,恩旨已下,打赏已毕,正是要宝钗十日后入宫参与伴读的终选,只看各位公主郡主的心意。

    薛姨妈得知了消息,忙换衣服往这边来,贾母、王夫人和凤姐儿等也各有恭贺,园子里众姐妹知道了消息也都来贺宝钗,一时王家得了消息,也差人来相问,薛蟠和薛姨妈是忙得团团转,既要应付众人的恭贺,又要打赏家下人,还要抽空留心别的事务。

    因薛蟠果真没有说谎办成了这件事,且宝钗入了次选,薛姨妈自觉面上有光,今日脸上的笑意就没停过,在贾母跟前说笑不绝。

    园子里的姐妹们听说了,也都一齐来贺宝钗,独黛玉心里又是喜又是愁,喜的是她素日有心事,觉着宝钗和宝玉太过亲近,如今她去了,自然是喜,可是又深知皇宫内苑,要复杂的多,特为宝钗发愁。

    唯有宝玉不但不喜,反而跌足长叹,对薛蟠道,“大哥哥,你也太糊涂了些,宝姐姐在家和我们一处玩乐,难道不好吗?你非要想尽法子送她到那见不得人的去处,我看你素日虽糊涂,大体上还好,怎么如今净是办些糊涂事呢。好好的一个女儿,又被你糟蹋了。”

    众人听了都笑,薛蟠知道他的脾气也不与之计较,剩他长吁短叹只后与黛玉一处说笑去了。

    如今旨意既下,宝钗得了消息,心中虽是喜悦,也没大表现出来,不过整理自己的东西,招待来贺的姐妹,一时想到日后也不在这园子里住了,都有些伤感,各位姐妹从未经过这样的事情,都争着给她出主意。

    因家里元春入宫,有服侍过的老人大略经历过,李纨便派人去请,不想凤姐早打发过来了,众人便听着,宝钗一一的记在心里,慢慢记着规矩,准备入宫事宜不提。

    晚上的时候特意和凤姐说了声要家去,便带着丫鬟莺儿文杏,香菱带着丫鬟臻儿一同归家,薛姨妈和薛蟠应付了众人一天,早已疲乏,只是还撑着,见宝钗香菱回来忙迎进来,一同坐下说话。

    薛姨妈笑道,“我的儿,你今日可累。”

    宝钗摇头,“不过是姐妹们一起说说话,出出主意,倒是妈和哥哥忙了一天,合该早些歇息。”

    薛姨妈看她脸色还好,也就放心,“如今你哥哥总算是办成了一件事,不枉你素日待他的好。可是听说这十日后就要入宫考校,不知你准备的如何了。”

    薛蟠忙到,“妈,妹妹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比我强出三座山去,如今还有什么不成的,便是不成也不要紧,左不过是亲戚们知道,谁还敢笑话不成?”

    宝钗也点头,“成事在人,谋事在天,如今哥哥已经把路铺好了,说不得我要去搏一搏了,便是败了,就当是入宫见识一遭,回来也好和姐妹们说嘴。”

    听她如此说,薛姨妈方才放心,又嘱咐了些事,便让宝钗在家歇息,明日再进园中,宝钗也和凤姐打过招呼的,点头同意。

    吃过晚饭后便各去安歇,薛蟠发现香菱又到了他屋里伺候,顿时有些头大,但也知道是不能让她走的,否则薛姨妈就要起疑了,因此自在灯下看书,香菱在旁边叠被铺床,剪烛花,看书。

    薛蟠看了一会儿便觉眼睛疼,他如今也颇认识两百来个字了,只是写的不好,回头见香菱正拿着本书看,不由去念上面的字,“李义山全集。香菱,谁是李义山?”

    香菱怕他误会,便将李义山讲了,薛蟠听了个大概,虽没听懂,也知道了是个死了几百年的诗人,不由有些刮目相看,“你去了园中几日,竟然学会看诗了。”

    这时香菱的小丫鬟臻儿进来斟茶,笑道,“我们姑娘不但会看,更会做呢。”说着放下茶盅出去了。

    薛蟠惊喜的看着香菱,逼着她说自己做的诗,香菱无法只得说了,薛蟠虽听不懂个,但也觉得是极好的,一时天色晚了,两人便上床睡觉。

    虽有佳人在侧,无奈偷试了几番,下面兄弟不给力,薛蟠也只好长吁短叹一番,发现不成之后,含恨入睡。

    第9章 第 9 章

    李长吉正在书房写字,因宫殿多年未修缮,因此这书房的窗户也有些透风,不过他并不在意,略寒冷的环境能让他保持清醒。

    这时候有人敲门进来,“主子,陛下传召。”

    李长吉答应一声,换上了自己日常穿的半新不旧的衣衫,走到宫门口,果然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太监,正满脸不耐烦的等着,见他出来也不说话,转身就走,李长吉连忙跟上,两人一路无话。

    到了养心殿,皇孙们已经都到了,唯独差他。

    皇帝今年五十五岁,大约是操劳过度,近几年又折腾出几番事故,因此看起来比实际年龄略老,头发已然花白,见李长吉进来请安,微不可查的抿了下嘴角,示意他站过去。

    李长吉今年十七岁,在皇孙中排行第三,因此按照长幼的位置过去站好,站在前两位的是大皇子的两个儿子,庶子和嫡长子,他下边是当今三皇子的嫡长子,此时大皇子的嫡长子动了动肩膀,稍微移开一点,以示和他的隔绝。

    今日来不为别的,皇帝读书有感,特将皇孙们叫过来,考校一番学问。他随意的说几句书上的句子,命令孙儿们接,轮到李长吉的时候,他稳稳的答了,神态不卑不亢。

    然后是文章,有太监来布下了座位,李长吉在规定的时间内不紧不慢的写完了,时间把握的刚好,文章的水平也是不上不下,皇帝一一看过之后,没说哪一个特别好,不轻不重的赏了几位皇孙一人一只笔,众人也就告退。

    李长吉远远的落在众位堂兄弟后头,孤孤单单的走着,一来是众人都不愿意理他,二来,众位皇孙都是住宫外的皇子府,唯独他是住在宫里的——东宫。

    他的父亲是陛下的嫡长子,一生下来就被立为太子,因先皇后生下太子没多久就去世了,更兼夫妻情深,所以皇帝格外爱重,亲身抚养,可是最终两立两废。

    先皇太子第二次被废后没多久就离开人世,太子妃也早在第一次被废后就支撑不住,撒手人寰,只留下他这么个小东西,在夹缝中艰难求生。

    当今陛下的嫡长孙,先太子的嫡长子,按说这身份足够贵重了,可因为太子是在被废之后去世,所以他这身份反而成了累赘,不知是多少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而当今陛下,待他虽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孙辈们该有的,他一样也不少,若说格外的关照,那也是没有,最奇的是,他便这样,一直没名没分的在东宫中住到如今。

    为着这最后一条,背地里咬牙切齿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可楞是没人敢提醒皇帝一声,陛下,那废太子的嫡长子还在东宫里住着呐。

    除非是不要命了,才敢这么讲。

    先太子两立两废,这已经是奇事,更兼陛下喜怒无常,特别是对这个自己唯一亲自抚养大的儿子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感情,谁也说不准,如今储位依然悬而未决,众人都睁大了眼睛盯着。

    李长吉知道,众人都盯着东宫呢,可这于他,不过是个住处,还是个破旧的住处,做什么事也都不方便,可皇帝不开口,他也没法说要搬出去,只能这么混着,日复一日。

    要么生,要么死。

    他的童年和少年,经历了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大起大落,因此多了许多沉稳和城府。他慢慢的行回东宫,吴大用早就等着了,见他无恙,方长舒了一口气,服侍他进去换了衣服,然后默默的下去了。

    十日已过,宝钗自觉准备充分,因此这日一大早就起来了,早有奴仆套上两辆马车,薛蟠亲自送她到了宫门口,只见乌压压的一大片人正在排队,薛蟠使人去打听,方知道只准今日应试的小姐们带着信物入内,其余人等俱要在外候着。

    并且有早来的已经排上队了,薛蟠便命一个小厮在那排着,自己不放心又叮嘱了宝钗两句。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御宅屋》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yuzhaiwu8.com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上一篇下一篇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