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 (红楼同人)霸王不呆

章节8

搜索小说

正在拼命加载..

章节8
    如今铺子规模不见小,甚至比起二十年前来还大了许多,不光是做当铺,还兼做南北货物往来等,一应买卖支出,大头都是从这铺子里出,怎么每日的流水不见多,反而和二十年前相比还少了一些。

    更何况,二十年前那是什么时候,纵薛蟠没出生,也听说过边疆战乱多年,戎族屡屡来犯,国家并不太平,近十来年才好些。

    怎么如今天下太平,生意反而没以前好做了?

    他虽粗鲁,浅近的道理还是明白的,但是只不做声,慢慢的收集证据,等着一齐发落而已。

    待中午吃过了午饭,便借口上街走走,随手指了一个人道,“这街上的铺子我都不太熟悉,不如让他带着我逛逛,日后我若常来,也算是邻居,不好不知道的。”

    李富贵定睛一看,正是张吉,心下有了打算,便派张吉跟着,只是走之前,不免叮嘱几句,以免出了岔子。

    张吉为人机警,好讨好人,否则也不会连宝钗都知道他们家庄子上出好大的螃蟹,因此由他跟着,李富贵是放心的,料想定能照管周全,至于张吉是否会被薛蟠收买之事,他是极为放心的。

    因为张吉此人最是机警有野心的,薛蟠是什么为人,斗鸡走狗,吃喝嫖赌的纨绔一个,对于他的德行,铺子里的伙计们是最了解的,因此,一个是有本事的掌柜的,待捞够了本就能带着一票伙计重新开个铺子,一个是什么都不会的纨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败了家业,对于一个有想法有眼光的伙计来说,选哪个是想都不用想的。

    李富贵自以为得计,因此放心的让张吉跟着去了。

    薛蟠带着张吉和薛平薛安一道上街逛着,花了一个多时辰才将这条街都走遍,在张吉的介绍下,也对街面上的铺子都有了大致的了解。

    走到最后,薛蟠拐进了一间茶楼,要了个雅间,细问张吉。

    不问不知道,原来这街上的铺子都是卧虎藏龙,京城生意难做,表面上是普普通通的店铺,实际上背后都是有人撑腰的,或者有干股,或者同哪个权贵家交好。

    薛蟠叹道,:“往日是我自误了,竟然不知道小小的生意后面有这么大说头。”

    张吉笑道,“爷,您这话说的有趣,不说别的,咱们走商需要通关文牒,若没个关系,卡上一二年也所有的,等这文牒下来,只怕黄花菜都凉了。再有一个,阎王好过,小鬼难缠,除了各项税收和对官府的孝敬,这衙役捕快、市井无赖,哪一个是好缠的,说不得要背后有人才行了,否则光是打秋风,就能打穷了。至于那些将生意做大的大商人,又有哪一个是没有靠山的。”

    薛蟠点头,总算明白了其中的一些道道,想到此又不由着急,“咱们当铺也是如此吗?那岂不是都便宜了外人。”

    张吉陪笑道,“爷,您亲舅舅王大人乃是九省统制,又和荣宁二府是表亲,如今宫里的娘娘是您亲表姐,大小也算个皇亲国戚了,又有哪个不长眼睛的敢来打秋风?何况咱们薛家的关系是老了的,别人生意难做,咱们却是顺当的很。”

    薛蟠用扇子敲了敲掌心,不错,薛家靠山如此,又有哪个敢来欺负。想起上辈子夏金桂挤兑他,说是仗着好亲戚胡作非为,他还不以为意,如今看来,果然是仗着好亲戚了。

    想及此,不由睥睨了张吉一眼,笑道,“你知道这个道理就好,做生意,我不太行,正需要有个好掌柜帮忙才好。可这掌柜的若生了异心,别的本事没有,借着亲戚的势力报仇雪恨还是可行的。”

    张吉听了这话,心中一凛。

    是啊,那李富贵虽然有本事,可说到底不过是薛家手里的一个蚂蚱,若真是没了身后的靠山,再加上薛家和姻亲的报复,那李富贵又岂能长久?何况,薛蟠为何来京的缘由他也是略知一二的,连人命官司都能随意了结,何况别的。

    思及此处,张吉的目光不由变了,更为恭敬的躬身道,“大爷,您说的是。”

    转了转眼珠儿,张吉已然想到这次薛蟠特意叫他出来的,就是为了有事吩咐,想到刚才薛蟠说缺好掌柜,他的心也不由热了起来。

    他自问自己是也不是没本事的,只不过李富贵仗着当差的年头久,且在主家和张德辉面前得脸,才牢牢的把持着掌柜的位子,乃至于后来欺上瞒下,不仅欺骗主家,隐瞒生意从中牟利,连他们的赏钱也敢克扣,有了功劳也是自己抢过去,丝毫没有顾念他们。

    这样的人,纵然出去开了铺子,跟着他又能有多大的好处呢。

    薛家的大爷虽然混不吝些,可这些日子看着,着实是个爽气之人,虽对生意有些不通,大概不过是年少无知,如今也渐渐的上了心。

    何况,他们这样的人学做生意,自然是稳坐中军的,薛家许多店铺,薛蟠自然不能挨个都去做掌柜的,想来是和薛大老爷在世的时候一个样,只一总管理罢了。

    想到那铺子上掌柜的位置,张吉一激灵,激动的心砰砰直跳,再不迟疑,跪下道,“大爷,您有事尽管吩咐,小的一定竭尽全力。”

    薛蟠扫了一眼,薛平薛安两个即刻出去,掩上了包厢的房门。

    “也没什么,只是我观近些年的账本,觉着有些不大对劲儿,怎么这太平盛世,生意反而不如二十年前了,这对比着,流水少了三分之一不止。”薛蟠抿了一口茶,随意道。

    张吉心中一凛,越发明白这薛蟠是真的长进了,只怕李富贵是不好随意糊弄他的,到头来恐怕结局难料。

    因此,张吉越发恭敬,小声道,“大爷容禀,实际上我细看咱们的生意,自然是不错的,只是那日伺候您的时候略看了两眼近两个月的账本,似乎是有几样做成的生意没在这上头。”

    薛蟠目光微冷,却是漫不经心的道,“哦,还有这种事?”

    张吉点头,“确是如此,听说有一种人,专门有一明一暗两套账目,这明面上的账目是假的,暗地里的账目才是真的。”

    薛蟠笑道,“我若是这使坏的人,自然就记在心里了,立个账出来,岂不是留了把柄与人。”

    张吉磕头,“大爷自然是英明的,可是一来账目繁多,若不记下来自然是混了,只怕没那个脑子;二来自来这偷鸡摸狗、欺上瞒下非一人能为,只有串通好了,才可实施,因此便要记下来,便于分赃;三来,便是习惯,若是习惯记账的人有什么不记,那就浑身难受。”

    他这么一说,薛蟠也想起来了这李富贵是账房出身,后来巴结上了张德辉才慢慢的做到掌柜的位子,然后便是两人勾结,弄了假账目,若非账房出身,只怕这假账也是做不来的。

    一想到只这两人,这些年就不知道从薛家捞了多少银子去,薛蟠便觉得牙根痒痒,恨他们拿自己当猴耍,枉费了自己的一番信任。

    只是他前世因气打死了小二,才惹了牢狱之灾,终至丧命,今生便下定决心,再不莽撞生事,若有气愤之处,只狠拧自己大腿根,以让自身清醒。

    因此薛蟠猛灌了一大口茶,拧了大腿一下方道,“李富贵勾结张德辉谋夺我们家产业的事情我已经尽知了,只是如今还缺证据。这样罢,如今谁能把他们的暗账找出来,这铺子里下一任掌柜就是谁。”

    张吉一听,便觉欣喜。虽今早薛蟠带了墨砚过来放在李富贵身边做学徒,可是他在明处,又是薛蟠的人,必然是李富贵重点提防的对象,只怕连账本的影儿都摸不着。

    而自己在铺子里当差多年,又一向勤谨,对李富贵的了解也是极深的,因此若是去找这暗账,自然是有极大把握的,若真能找到,这掌柜之位岂不是尽在手中了。

    因此,张吉激动不已忙跪下磕头道,“是,大爷吩咐莫敢不从,小的一定尽力。”

    薛蟠点点头,让他先回去,只告诉李富贵说自己还有事,今日便不去铺子里了。

    张吉答应一声,刚走了两步,便听见薛蟠叫他回来,“我可告诉你,你可要仔细,若不但找不到账本,还走露了风声,小心你的皮。”

    这话听得张吉悚然一惊,忙收起兴奋之情,认真答应了。路上细思了一路,整理好了表情方进店告诉李富贵,说是薛蟠有事先走了。

    李富贵点头,居然没有追问今日做了什么便去忙活自己的事情。

    薛蟠打发了张吉,发了一会儿呆,想着这是凤姐儿前日教的离间和恩威并施之法,也不知道用的对不对,回去可能还要讨教一番。又想到一日没见到李长吉了,上次竟然忘了问如何再找他,等衣服做得了可给谁呢?总不能去皇宫门口蹲点罢。这一日比一日的冷,他可不要挨冻才好。

    第14章 第 14 章

    这般胡思乱想了一阵,看天色不早也就回家去了,如今天气渐冷,事事都要操心,先吩咐人去采购上好的银丝碳,因宝钗在家里住,每日上学路上还要用,因此用量比以往多了许多。

    又让人催着些给李长吉做的衣裳,让他们抓紧些。翻翻库房看还有好料子没有,果然找出了一些适合女孩子穿的颜色,只是不大知道是什么料子,便令人留下几样颜色合适的准备待会儿给凤姐儿送去,其余的都送到宝钗那里,让她看着做衣裳,若是送人也使得。

    顺便问一下宝钗有喜欢的首饰样子没有,若有就叫人照着打去,若没有就让铺子里的人送来一些让她挑。宝钗不爱花样首饰,平日里也是偏素净的打扮,连屋子都不怎么收拾,可若是入宫做伴读,纵然自己心里不想,也要与各位公主郡主伴读们比较的,因此衣物首饰是少不了的。

    同时还要差人去打发重新装饰马车的人的快一点,宝钗的那辆立等就要用的,其余的倒可暂缓。

    宝钗收到了薛蟠派人送来的料子,仔细挑捡了一番,分出几份,让人到园子里分别给黛玉和探春等送去,又让香菱过来挑了两匹,剩下的便自己裁度着或自己动手,或命人去做,好在她没穿过的衣服尚且有几件,因此并不着急。

    薛蟠本意就是趁着年前还不忙的时候,先将家里的东西事情都理顺了,因此索性令人将库房里的东西都找出来,待他过目与账册对过之后再重新收起来。

    负责的管事们面面相觑,为难道,“大爷,这有些仓促了。”

    薛蟠看他们一眼,冷笑一声,“账册子都是现成的,你们这里一份,母亲那里一份,直接拿过来一对不就行了,咱们家的家当都在金陵呢,上京来总共住这么个小院子,路上行李和这些年添置的终究有限,能有多少东西!罢了,给你们三日时间,三日后我来验看,另外各位管事的女人那里也通知一下,这个家也是时候理一理了。”说着也不待回话一溜烟的走了。

    待薛蟠走后,管事们面面相觑,偷偷吐舌头,一个抱怨道,“我的乖乖,大爷可真是变了一个人,以前何曾关心过这个,少不得要打点起精神来好好应对一番了。”

    另一个笑道,“秦大哥,你倒是说的轻巧,你不过管些没人用的家具,动不了的田地,翻不出花去,可是您瞧胡七,这大冷的天,汗珠子都冒出来了。”

    秦明一想便明白了,这胡七专管金银器皿、他女人专管一些收着暂且用不着的贵重首饰及制作的原料之类,光珍珠就不下百颗,如今手里虽不能说一个不剩,想必也偷的差不多了。

    他们不过是素日欺负薛姨妈老迈、薛蟠昏聩,兼宝钗是个姑娘家,若有用的,一时赎回来,过后照旧典当了,若是问不着的,比如那百十颗珍珠,都不知道倒腾到哪去了。

    而胡七向来仗着会讨好薛蟠,他女人能哄住薛姨妈,在主子们面前有几分体面,所以不将一干同仁们放在眼里,因此此时大家都是幸灾乐祸,互相使个眼色便去了。独剩下胡七,皱着眉头思索一会儿,回家找他女人商议去了。

    却说薛蟠抛下个这么大的消息,并未多理会就先行离去,从前他从不注意,如今这么一盘算,竟然发现家里的事情不少,少不得忙乱了起来。

    回到屋子,又计议了一番,便早早歇息,第二天一大早就提着东西往凤姐处来。

    他近日是来惯了的,因此门口守着的丫鬟见了他点头行礼,薛蟠让她将身后薛平拿着的东西接过,自己随着她进去,薛平薛安两个就在二门处等候,和贾府的小厮们玩笑起来。

    “呦,来的可真早,先坐吧。”凤姐儿刚理妆完毕,还没吃早饭呢,正抱着巧姐儿逗着玩儿,见薛蟠来了,因不是外人,便点点头当做招呼。

    平儿上了茶来,薛蟠刚吃过早饭,不想吃茶,见东屋摆了饭,便让凤姐儿去吃饭,有事容后再说,自己抱过巧姐儿逗弄着玩儿。

    巧姐如今三四岁,正是好玩儿的时候,看薛蟠手上戴着的串珠有趣,伸手拨弄着,薛蟠便解下来与她玩,看着巧姐儿笑嘻嘻的可爱样子,真是越看越爱。

    哎,上辈子横行霸道,男女不忌,最终却连个一儿半女都没落下,薛蟠没来由的一阵心酸,不由暗想真是不积阴鹜,所以苍天自有惩罚。而今生虽暂有命在,却又得了个难以启齿的毛病,也不知道子嗣上缘法如何,因此看向巧姐的目光越发温和。

    凤姐儿吃了饭过来,见巧姐正摆弄着薛蟠的手串,而薛蟠正呆呆的看着,心中一阵发笑,故意咳嗽一声儿道,“呦,这是怕巧姐儿夺了你的东西不成,放心吧,她人小不知规矩,我代她给你陪个不是。”

    见凤姐儿如此,薛蟠摇头笑道,“你又来了,这手串值什么,给她顽罢了——只怕还嫌我这臭男人脏。”这话一出,大家便都笑了。

    凤姐儿命人将巧姐儿抱走,便和薛蟠坐下说话。薛蟠将铺子里的事儿大略说了一说,凤姐点头,有些赞许。

    “我就说,你也不比人笨,若将心思用回来,定能成的。你这事儿办的很好,只是张吉可靠吗?”

    薛蟠点头,“纵然不可靠,他一个无权无势的伙计,若非我提拔能有什么能为,左右都攥在我手里,翻不了天的。”又将家里的事儿说了。

    凤姐儿一手撑头,一面回头对平儿笑道,“人都说我管家太严,苛责下人过了些。可你瞧瞧,姨妈倒是宽松了,那起子小人岂是知道感恩的?不搬空了便不罢休呢。”

    薛蟠笑道,“这个无妨,他们比李富贵更容易些,左右都是家生的奴才,连身家性命都捏在咱们手里,又能掀出什么风浪来,好不好的,全都发卖了也没什么。”

    听了这话,凤姐儿抚掌而笑,“你以后不必来了,我的这些本事你都学会了,你又是个男人,自然能比我更做出一番事业来,只可恨我不是个男人,不过能教出你来,也算是有所得罢。”说到最后语气低落了下来。

    薛蟠听了这话就知道,凤姐儿与贾琏是又起了龃龉了,不过这夫妻二人之间的事情,他一个外人却是不好多嘴的。

    只是想到了日后凤姐和贾琏二人夫妻失和的结局,以及日后要娶的尤二姐不由唏嘘,硬着头皮劝道,“妹妹,你也该和软些。我知道你性子刚强,可是这夫妻过日子,不是西风压倒东风,而是两人齐心协力,俗语道,家和万事兴,你现在仗着老太太、太太疼你,可老太太总有去的一日。终究大太太才是你正经婆婆,琏二才是你相公,天长日久,又有什么意思。”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御宅屋》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yuzhaiwu8.com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上一篇下一篇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