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 (红楼同人)霸王不呆

章节15

搜索小说

正在拼命加载..

章节15
    说完之后,才躬身问薛蟠,“大爷,您看怎么样?”

    薛蟠环视一番,点点头,“张爷爷说的有理,先歇息吧。”说罢他就下了马,看伙计们收拾出地方来。

    他们为了路上方便都是带的干粮,此时也就拿出来吃了,就着凉水好歹填饱肚子就算。薛蟠也同众人一样,吃过了东西,便站起来走动。

    他知道这次虽是有惊无险,但还要小心谨慎为上,毕竟他是东家也要对伙计们负责。

    张德辉年纪大了,很是怕热,因此脱了外衫,中衣也撩起来,露出一大片胸襟凉快,手里捧着凉茶在喝。

    正惬意间,忽听薛蟠喝了一声小心,只惊的他手里的茶都要打翻,抬头一看顿时吃了一惊,只见密林中冒出滚滚烟尘,眨眼间一伙儿人已经冲到他们面前,俱都蒙着头面,手里一把钢刀,看起来很是吓人。

    这就是劫匪了。

    若说怕,薛蟠也是怕的,可是他环顾了一下,发现对方只有十几人,且各个身形瘦弱,只是一股悍气撑着,自己这方也有十几个人,只除了没有武器,又有货物的拖累罢了。

    这么一想,他心中的底气也足很多。

    张德辉本在乘凉,看到突然冒出来的山匪,腿都吓软了,不过好歹是经历过的,当即叫众人起身,背靠背的围城一圈,将货物围在中间僵持着。

    这些山匪本来就是吃不饱的饥民组成的乌合之众,弄了些武器后开始劫掠过路的商队,一般都是针对落单的客商,都是些小点子,成功了几次后渐渐的瞄上了商队,也有过成功经验,可这样人多货物多的还是第一次。

    他们也是看着货物扎眼才壮了胆子,没先到对方人也不少,而且看起来像是大户人家出身,颇为整肃的样子,心里已自怯了。

    领头的薛蟠这方有拿扁担,有拿马鞭,还有拿树枝的,知道对方不是空手,不管武器如何,已经存了不妥协的心,何况人数也并不比自己这方少,而且看身形就比自己这些面黄肌瘦刚吃了没几天饱饭的人好上不少。

    不过他们这方是有武器的,而且只要货物不伤人命,因此匪首招呼一声,虚张声势的开始进攻,他也不是傻子,薛蟠一看衣物行止就是东家,先捉了他,便一切好说。

    伙计们虽武器不称手,也是一边高呼救命,一边迎战。

    然而还没等那匪首杀到跟前,见一个人一匹马一阵风似的冲杀过来,提着剑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吓得匪徒们屁滚尿流,逃窜不迭。

    薛蟠定睛一看,那人一身劲装,玉树临风,不是柳湘莲又是谁?眼见的贼人们跑的远了,柳湘莲还待要追,薛蟠怕他遇到危险,忙喊道,“穷寇莫追,由他们去罢。”

    听了这声音,柳湘莲回身下马,见到薛蟠先吃了一惊,这人和他记忆中的倒是不大一样了。

    薛蟠见他过来,忙躬身行礼道,“多谢柳兄救命之恩。”言语真诚,行为规矩,柳湘莲见他这样,先自有了好感,何况距前事已远,又听说薛家没有追他,也自放下了。

    两人便叙起旧来,待伙计们收拾好了东西,听说柳湘莲也是要回京都,便一路结伴,边走边聊。

    薛蟠笑道,“柳兄,这次多亏了你,我也无以为报。我看你人品高洁,又是孤身一人,我也是家里的独生子,不如咱们结拜了兄弟,日后也有个照应。”

    两人一路说话,柳湘莲聪明至极,看出来薛蟠此人是个赤城的性子,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虽之前两人有些龃龉,也是因为他行为不妥当,而挨了打后薛家也没有追究的意思。

    如今看他眼神清澈,更是没有了亵玩之心,又念他一片真心,想着两人如今相遇也是缘分,便点头应允。

    于是二人当即搓土为香,拜了天地,就此结为兄弟。柳湘莲虚长了几岁,是为兄长,薛蟠是二弟。

    起身后,薛蟠笑道,“我脾气混,日后兄长可要多多教导我。”

    柳湘莲拿着马鞭似笑非笑,薛蟠想着吃过的苦头,忙挥手补充道,“不过口头上的教导便好,可不要再动手。”说的柳湘莲噗嗤一笑,觉得这人有趣。

    薛蟠也知他是开玩笑了,忙讪讪的上了马,两人一路而行。

    柳湘莲是个见多识广的人,一路上和薛蟠说些风景掌故,以及自己路过时候的经历,听得薛蟠是心驰神往,只恨不得以身代之。

    见他这样,柳湘莲笑道,“你也不必羡慕我,我是浪荡惯了的,只因皆是一个人所以没什么牵挂。我倒是羡慕你,家里有人系着,有个念想也好过我这般飘飘荡荡的。”

    这话说的薛蟠连连点头,想着家里的母亲妹妹和香菱,还有宫里的李长吉,一时间也有些思念。

    见他伤感,柳湘莲笑道,“马上就要过了平安洲了,再行几日便到家了,你也不用如此做态,我若如你这般,指不定伤心了多少回了呢。”

    薛蟠听他这么说,忙收起了伤感之心,两人一路行来,好不畅快热闹。

    这日到了平安洲边界,忽遇上一个熟人,正是来办事的贾琏。他见二人相携而来,先自奇怪,听到两人解释了原委,笑着恭喜,又说原想办酒解了二人的心结,不想自行开解,也算是可喜可贺。

    却说贾琏这番来虽是为了给平安洲节度使送信,临行前却也得了尤二姐的吩咐,要寻柳湘莲说尤三姐之事,如今见了可是大喜,觉得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当下便引二人到路边酒馆,说起话来,顺便盘算着如何将尤三姐之事托出。

    第26章 第 26 章

    贾琏将二人请到路边, 想到尤二姐所托三姐之事, 便趁机询问起来, “说来柳二哥在外游历许久, 如今可该将婚配之事上心, 不知道有没有何意的人选。”

    这话问的唐突,柳湘莲知道必有缘故的,因此笑道,“我和蟠弟正说呢, 往此间二百里是我姑妈的住处, 我要去看望, 待回京, 便要收心过日子。薛家有处宅子正空着, 待娶一房美娇娘,便得了。”说的众人都笑起来。

    看两人发笑, 柳湘莲正色道, “我这可不是玩笑,原是认真的, 皆因我如今年纪也打了, 以往浪荡便罢,日后可要收心。”

    听他这么说,贾琏自是大喜, 忙自荐道,“我有一妻妹,最是貌美如花, 兼之人品端方高洁,难得的好亲事。”便将尤三姐一事拖出,想要完此心愿。

    他刚说完,原本一旁安静喝茶的薛蟠忽然道,“我记得王家并无姓尤的亲戚,怎么如今你冒出个叫做尤三姐的妻妹来?”这话说的突兀,贾琏一时红了脸,只好含混道,“并不是王家那头的亲戚。”

    薛蟠放下茶盏,“不是王家的亲戚,那就是二房三房了,说来也算不得正经小姨子,如何你这般上心?再说了,我奉老太太到孝慈县之前,还未听说你有个姓尤的二房,怎么好端端的国孝期间,你又多了个二房出来?”

    这话犀利,听得贾琏心中暗恨,不知道这个薛大傻子如何变得精明起来,句句话都问在他的要害上。

    贾琏面红耳赤,汗出如浆,素日最爽利的一个人,如今也险说不出话来。

    见他这般,柳湘莲也起了疑心,暗暗想着,之前贾琏说他那小姨子最是人品端方,怎么人品端方之家,还会在国孝期间将自家女儿给人家做二房的?

    这么一思量,便觉贾琏话中漏洞颇多,原本有几分意动的,此时也冷了脸,茶也不喝,饭也不迟,只冷冷的看着他。

    “咱们相交多年,你也不必扭捏,你这小姨子究竟如何,还是细细道来才好。”柳湘莲是个精细人,不打听明白是不行的。

    见他这样,贾琏灵机一动,想着或许是自己小姨子的身份不够,便要给尤三姐加一层筹码,便笑道,“兄弟莫着急,其实也不光是我的小姨子,也是珍大哥哥的小姨子。原还有一层亲戚在里面的,你猜如何,她正是珍大嫂子的继母带来的,咱们一来,岂不是亲上加亲。”

    这话一出,薛蟠便端起杯子佯装喝茶,掩盖自己偷笑的姿势。

    贾琏尚且不知自己的话犯了忌讳,想着如今能和自己与贾珍成为连襟,柳湘莲怕是要上赶着的。

    没想到对方登时冷了脸,俊眉倒竖,寒声道,“原来是这样。你们东府里,只怕只有那两个石狮子是干净的,你们兄弟愿意做这个活王八,可别拖上我。”说着重重一拍桌子,拿起宝剑和包袱走了。

    薛蟠赶着叫人,假兮兮的劝贾琏,“哎,柳大哥就是这个倔脾气,可怎么着呢,他有不对的地方,小弟我代他赔不是了。”说着深深做了个揖。

    他姿态摆的足,且素日都是交好的,贾琏也不好说什么虽心中又气又辣,还是强撑着装作无事的样子。

    见贾琏这样,薛蟠索性火上浇油一把,“哎呀,不是兄弟我说,二哥哥如今怎么也糊涂了,这国孝家孝当中就敢娶亲,若有小人走漏风声,终究是不好的。今上以孝治天下,如今你这样,若是不被人知道也就罢了,若是让人捅出去,连累了贵妃,可如何是好?”

    须知贾家的爵位袭到如今,只剩到一品将军了,实在不是什么高官,尤其是京中皇亲国戚遍地走,三品大员多如狗,贾家若不是有宫里的元春撑着,落得个皇亲国戚的名声,已经是肉眼可见的日薄西山,如今家里品级最高的人竟是贾母,也算是可叹。

    听到薛蟠这么说,贾琏也悚然起来,他当时色字当头,便将一切都忘在脑后,如今给柳湘莲这么一鄙视,又有薛蟠假提点真吓唬,也不免有几分后怕起来。可是想到二姐的美貌温柔,便又有了胆气,直说不妨事。

    因他赶着去平安洲,已经在二姐处耽误了些时候,此时见柳湘莲事情不成,既无法和二姐交代,又不能耽误行程,只能含恨去了,日后再谋其他。

    柳湘莲恼怒贾琏,也不待他说话,便自行一径去了,薛蟠在后追赶了好久方赶上,此时他的气已消了几分,左右亲事是没做成,也没损失什么,又不好将气发在薛蟠身上,因此也松了心神,只是难免恼怒。

    对此,薛蟠劝道,“哥哥也别气,我看琏二哥也是因为对外室新鲜,连带着对小姨子看重些,并非真有坏心,他自己不是也娶了那个尤二嘛。”

    柳湘莲还是冷笑,“他自己做王八,何苦要拉上我。”又经薛蟠劝说了很久,心气方平。

    两人一路说笑,到了柳湘莲姑妈处拜别。离京城也不远,薛蟠便带着伙计们自行入京。

    却说贾琏那头,虽当日折戟沉沙,夜间细思了几回,却是始终觉得不妥,思来想去问题出在薛蟠身上,若不是他胡乱发问,柳湘莲又怎么会起疑心。可是薛蟠素日行止胡闹惯了,他也闹不清对方是故意还是无心,想来想去没个头绪,终于又放下。

    其实薛蟠还真是故意的,一来他看不上贾琏国孝家孝中娶亲的行径,这是要多急色的人,才能在这个时候纳二房;二来他和凤姐关系不错,觉着此人虽然手段狠了些,胸中丘壑竟是比男子还强些,连带着对贾琏就有些不喜;三来,他深知宁府之德行,况前世柳湘莲是因为了这尤三姐去做道士的,今生如何能让这悲剧重演?

    因此一番唱念做打之下,便将这亲事搅黄了,也让柳湘莲生了警惕之心,日后细细找一门好亲事,和和美美的过日子,不比这强的多。

    第27章 第 27 章

    “皇爷爷。”李长吉悄步进入大殿, 给皇帝请安。他见对方正临帖, 便悄悄的立在一旁不去打扰, 足等了一盏茶的时间, 对方才放下了毛笔转头看他。

    李长吉识趣的去接过毛笔放起来, 得到皇帝一个隐晦的笑意。他看着李长吉酷似先太子的面容,心中微微一叹,若是自己的那个儿子有孙儿一半的耐性,他们父子就不会走到最后那般田地。

    这么想着, 他看李长吉的目光越发柔和, 叹道, “你很好, 是最孝顺的一个孩子。穆太妃说起来年纪比我还小些, 是当初父皇在世的时候最后入宫的一个嫔妃,如今也去了。这宫里的老人, 是越发少了。如今她去了, 连个愿意守灵的都没有,他们都知道, 这事儿没什么好处, 都不愿意,还是你主动前往。”

    李长吉笑道,“新旧更替, 生老病死,也是人之常情,您也不必感怀。我小时候, 穆太妃对我是极好的,如今也算尽一尽孝意。我父亲。”说到此便住口,仿佛惊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忙掩住口不说。

    他父亲正是先太子,皇帝年纪大了,许是上了年纪的缘故,越发容易感怀往事起来,以往谁提到了废太子,是要雷霆大怒的,如今却微微一叹,反而带着几分笑意。

    “我记得,你父亲去的时候,你才七八岁,如今也过了将近十年了。他去的时候,朕心神大乱,当时虽废了他的太子之位,却也是盼他好好的。没想到,竟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皇帝轻叹一声,无限哀伤。

    虽然先太子两废两立,可毕竟是他从小到大最偏爱的儿子,父子亲情,哪儿能说断就断,尤其人老了爱缅怀往事,总想起先皇后来,连带着他们那些承诺和与先太子美好的父子时光。

    目光落在李长吉身上,这个青年如今越发的高大,做事稳重又仁孝,实在是个好孩子,难得的是兄友弟恭,顾全大局,倒不似先太子那般目无下尘,将众位兄弟视为臣属奴仆,毫无手足之情。

    这么想着,心中有了主意,“最近内务府缺了一个掌事,如今你也大了,不用总是念书。学着做事,见见世面也好,便由你去做这个掌事吧。”

    内务府,这可是个好地方。

    李长吉心中一喜,却不敢立即答应,只得躬身道,“皇爷爷,孙儿年纪小,怕是干不来。”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御宅屋》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yuzhaiwu8.com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上一篇下一篇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