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 (红楼同人)霸王不呆

章节16

搜索小说

正在拼命加载..

章节16
    “怕什么,你只管去,你父亲十五岁的时候就开始入朝听政了。如今你十八,一个内务府,应该不在话下才是,只管去吧。”话说到这个份上,李长吉也不好多说,只得谢了恩,又陪着说了一会儿话才退出去。

    皇帝也乏了,又到炕上歪了许久,看了今日的折子,才放下笔再次休息。心念一动,让人将前朝太祖的传记拿来。

    历代规矩,新朝是要为前朝修史的,如今立国百多年,先朝的史书已经快要修完了,不知如何又要看前朝太祖的。

    不过太监们不敢怠慢,还是赶紧去取了书来,皇帝便就着一杯清茶看起来。

    薛蟠回了京中,便得知李长吉领了内务府的差使,心中自是为他高兴。

    内务府是主理皇家内部事务的,自然也与皇商沾边,不说别的,每年专储皇室的金银珠宝、皮草、瓷器、绸缎、衣服、茶叶等特供品就不知道要收多少去,恰好许多样都是和薛家的生意沾边的,不过如今因为宫里没人,薛家已经好多年没有接过内务府的单子了,只是虚应一个皇商的名头。

    如今李长吉既然掌事,自然问他要不要做这份生意。

    皇帝的钱最好赚,反正天下都是他的,银子更是海了去了,和内务府的买卖,只要东西好,顺便孝敬一下,那利润可比外头卖多多了,可是薛蟠想了一下,还是拒绝。

    如今李长吉初入内务府,他又身份敏感,想必是前狼后虎,人家生意做的好好的,他横插了一脚进去,不免得罪人。

    何况如今薛蟠学了个乖,他不清楚自己的斤两,便守着自己的小地方过日子,只发这一亩三分地的财,好好打理好自己的铺子,因此听李长吉问,便婉言谢绝。

    何况他也确实不是推辞,最近张德辉回来了,他忙着处置张德辉,又要分派货物,还要调停家中事端,看着本家宅子的修缮进度。

    他舅舅王子腾见他最近长进了,也有所耳闻,将他叫过去几次,见果然是长进了,不免心喜。

    不过王子腾这个人,心喜的方式和别人不大一样。别人只想着孩子好了高兴的,他却想着,孩子好了,要让他更好。王家人丁不多,王子腾一辈只兄妹四人,王子腾居长,另有王夫人、薛姨妈和凤姐儿王仁之父。

    王子腾格外看中子侄,偏他没有孩子,剩下的亲戚当中,王仁不大成气候,凤姐儿又是个女子,虽幼时假充男儿教养,本人也确实魄力十足,如今也出了门子,王夫人的儿子是轮不到他来教的,恰好薛蟠无父,看着又是可堪造就的,不免加速教导起来。弄得薛蟠是苦不堪言,又不敢说,只能自己挨着。

    虽没有像贾政那样下狠手鞭笞,日常的戒尺是少不了挨的。幸好王子腾公务繁忙,并没有太多时间管教他,不过这剩下的时间就够薛蟠受的了。

    但是不得不说,王子腾能官至九省统制,委实非同小可,胸中点墨非贾赦家政之流可比,薛蟠得他教导,觉着自己确实长进不少。

    如今王子腾又要出门奉旨巡边,少不得打上了薛蟠的主意,劝着他和自己一同出去,见见世面也能顺便学些人情世故。

    薛蟠本人却是不愿意,他觉着出去见见世面固然好,可如今正是和李长吉情浓的时候,李长吉好不容易得了个能出宫的差使,两人三不五时的见面,正是恰到好处,哪里愿意离开,何况家里也离不开人。

    因此一番婉拒推辞之后,王子腾还是一个人上路,他虽有心,却也不好强迫,而且估计年前赶不回来,薛家家里也只剩下薛姨妈和宝钗,他也放不下心,如此便做罢。

    八月中,正是桂子飘香,满城碎金。京城外有一处地界,专有十几亩地种桂花,秋风一起,香味竟能吹到城中,整个京城都笼罩在一种隐隐的异香里。

    王子腾走了没几日,柳湘莲便回到京中,先来拜访薛家。

    薛姨妈见到儿子的救命恩人,自然热情款待,三人吃酒说笑,十分热闹,薛姨妈也是个热心肠,听说柳湘莲尚未婚配,便让薛蟠帮忙留意着,若是要办房子置地,只管帮衬。

    薛蟠笑道,“妈,如今我也是尚未成家,你怎么不想着我?”

    他本是玩笑,没想到薛姨妈嗔怪道,“你哥哥年纪比你大,又无父无母,找个知冷知热的人是应该的,你虽不成器,到底还有我这个老婆子帮衬着,屋里又有香菱,还不知足。我看你今日喝的不是酒,是醋。当心把你哥哥熏跑了。”这话说的众人都笑起来。

    柳湘莲更是对薛姨妈以母称之,当下众人亲亲热热十分热闹。

    得知如今柳湘莲只在城外有个住处,十分不便宜,恰好之前李富贵发落了,他的宅子地契在手里,却还没找到合适的买家,地方不大不小,正好给了柳湘莲居住。

    命香菱将地契取出来,薛蟠给了柳湘莲,又派人去收拾齐整,置办东西,柳湘莲也不推辞,不日便带着自己的两个小仆入住。

    此时贾琏早已回来,将柳湘莲不肯许婚的事情偷偷告诉了二姐,只瞒着三姐一个人,尤三姐不知道,尚且痴痴等待。

    柳湘莲虽回了京,但没找到合适的营生,薛蟠让他也学着做生意,他却是不愿,只说自己浪荡惯了,且手里散漫,怕是过不来,不如依旧守着那些田地收租子,再慢慢的想法子。

    他收拾好了住处之后,想着许久没见宝玉,如今也该来拜会,便往贾府处来寻,说起贾琏有意许婚又被自己拒绝之事。

    宝玉连连跌足,“可叹,可叹,你怎么竟拒了。你可知道,那可真是个古今绝色,我曾有幸和她们混了一个月,真真是尤物,她又姓尤。你错过了,岂不可惜。”

    听了这话,柳湘莲冷笑,“这么说,这尤氏姐妹确实是在东府住过无疑的了?”

    “怎么没住过?”宝玉尚不知底里,笑道,“她家原多仗着珍大哥哥帮衬的,听说这次琏二哥娶亲,还是蓉儿和珍大哥哥一力促成,都说是好姻缘呢。”

    此话更证实了柳湘莲心中的猜测,这尤二是和贾珍不妥后嫁给了贾琏,焉知这尤三不是,况贾琏本急色,又怎知尤三又和他无染?因此竟不再理此事,不管贾琏过后如何想方设法要见面,都是一概回绝,后来干脆躲到城外,来个无迹可寻。

    贾琏办不好尤三姐的事,凤姐身子大好出来理事,又盯他的紧,便不常往二房处去。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柳湘莲屡次相拒,家下人里也有了风言风语,二姐三姐偶尔到宁府和尤氏说话,渐渐的入了耳。

    尤三姐本是个泼辣性情,最不在乎这些的,无奈人多口杂,她又一腔芳思无处寄托,秋日风紧,偶尔对月长叹不免犯了风寒,由小症候成了大症候,过后没两个月便渐渐去了。

    剩下二姐和尤老娘哭的肝肠寸断却也无法,总归是柳湘莲连个面也没露过,都是她独自相思,便也只能含泪安葬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读者“柏拉圖式的等待”,灌溉营养液x1,开心,抱住么么哒。最近有点忙,恕我不能一一回复评论了。

    第28章 第 28 章

    如今薛蟠虽为香菱寻亲, 却并不透露一丝口风, 只暗暗的打听消息, 想起来当初打过官司, 便命人往贾雨村处送信, 托他打探,问他可否之情。

    贾雨村最是人精不过的一个人,况对自己过去穷困潦倒,寄居破庙之事讳莫如深, 兼之当初香菱冯渊一案也算的上他恩将仇报, 须知他如今的夫人娇杏正是香菱之母甄夫人的贴身丫鬟, 若能将香菱的下落告知, 也算是功德一件。

    可贾雨村此人守口如瓶, 半点口风也没露,如今又岂会说出来自寻烦恼, 因此只推不知。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他这里推说不知,那边却是有人知道, 过后又引出一段故事来。

    且说如今, 李长吉是个爱吃醋的,虽香菱是薛蟠爱妾,比他名分在先。可他就是不愿意薛蟠为了她忙上忙下的, 因此不免刺了几句,薛蟠起初当他是开玩笑,本不放在心上, 渐说的多了也不好和他争执,也不好说明真相。

    总不能告诉李长吉,这是我前世亏欠的人,因误娶河东狮,害她惨死,今生又萎了,想要给她补偿吧。

    所以,薛蟠原想让李长吉查查各地上报上来的卷宗,看看有没有未破的拐子案,如今怕是不行了,只能一面安抚李长吉,一面让人偷偷调查。

    李长吉这人,虽当日表白时直白了一回,实际上是个闷骚至极的人,之前就是暗暗撩拨,不肯据实说话,等到了孝慈县才一鼓作气,如今更是犯了这个毛病。

    他吃醋不肯老老实实吃,只肯使唤薛蟠,仗着情浓,让他端茶倒水,使唤了几次后又舍不得,自己少不得放下身段来反拿点心给他吃。

    薛蟠手笨,倒茶的时候险些烫了手,他又是叫冷水又是懊恼,再不肯这样,只得将一腔醋意都咽了回去,将五脏六腑都灌上了酸水,那滋味委实不好受。

    如此折腾了几回也渐渐没意思,况且薛蟠也不在他跟前说这个,内务府又开始忙起来,这就要开始准备过年的储备了,因此也丢开手不提。

    张德辉家里在外县,薛蟠已经从京城府尹那拿了手令,到他老家去查找自家钱财,这不是个小数目,且要路过平安洲,也不知道那群盗匪走了没有,若是没有,将来回来的时候带着大笔财物可不妥当。

    思想去,这事儿还得柳湘莲来才成,他最近也是闲着,又为了尤三姐之事躲到了城外,终究不是法子,不如托他做这件事,也算是出去走走,完了心事,一举多得。

    柳湘莲城外的住处有些偏远,薛蟠骑马足走了一个时辰方到,去了后发现,柳湘莲正在那练剑,端的是翩若惊鸿,宛若游龙,使得一手好剑法。

    薛蟠看了有一盏茶的时间,方拍手叫好,柳湘莲注意到他过来了,停下动作抹了抹头上的汗,笑道,“蟠弟怎么过来了?”说着让童子上茶。

    他这里的茶也不一般,是亲自去山上取了山泉水煮的,薛蟠喝了一口,果觉茶香清新,入口回甘。

    走了这一路也确实渴了,薛蟠狠狠的喝了半盏才放下,笑道,“大哥在这儿倒惬意,不过也不是长法,你又不是和尚,参什么禅呢,如今天气渐冷,等入了冬,这郊外的庄子怕是待不住,不如搬回去。我听说那个尤三病了,怕是来不及缠你。况我也有事相求。”

    听到最后柳湘莲方竖起了耳朵,笑道,“咱们什么关系,你有事就直说,什么求不求的。”

    于是薛蟠便将事情合盘拖出,“我思来想去,唯有大哥你能完成这个重任,兄弟这里实在不认识靠谱人,镖局也是不中用的,只好求到大哥身上。”

    原来是这事,柳湘莲沉吟一下,“这倒是可以,左右我也无事,应该能在年前赶回来。”

    薛蟠笑道,“可不是,除了你还有谁呢。我也没人可托,只能拜托你了。”两人吃茶,又随意用了些饭食,便令人牵马过来往城中行去。

    路上不知道哪里传来的桂花香味,又兼秋高气爽,连带着心情都畅意起来,两人不急着赶路,一路且行且谈笑,渐渐误了时辰。

    忽然一声闷雷从远处传来,却是天降大雨,薛蟠暗叫一声不好,展眼四下回顾,寻着能避雨的地方。

    “蟠弟,你看那儿似乎有个庄子。”柳湘莲马鞭一指,果然隐隐绰绰有个影子,似乎是个农庄的样子,看起来面积颇为不小,庄子后面一片金黄,像是种着大片桂树。

    两人精神一震,便扬鞭向那里赶去,不巧雨来得急,半路上就浇了二人一身的雨水,到了庄子上已经是浑身湿透。

    薛蟠叩门后,半晌才有人来敲门,看到二人惊讶的不得了,薛蟠只得自报家门,说是皇商薛家,路过此处避雨,又拿出玉佩为证,说明自己不是坏人。

    那人去通报了,很快就出来了几个小厮,两个过来给他们打伞迎到厅里去,两个去牵马。

    厅上早有一个中年妇人在那坐着,手里拿着薛蟠的玉佩正沉思,此时见两人进来,直奔薛蟠,笑道,“果然长大了。”

    薛蟠一头一脸的雨水,刚用递过来的毛巾擦干了,觉着声音有些耳熟,抬头去看,登时楞在原地。

    这妇人不是别个,正是夏金桂的母秦,薛蟠见了她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他这辈子若说最不想见的人,那夏金桂必在首位,没想到千躲万躲,还是没躲开。

    夏家明明不住这里的。

    幸好他还记得此时不能失礼,结结巴巴的唤了声夏伯母,引来夏氏的感慨,“我记得你小时候和你父亲过来,才不大一点儿,当时也是戴着这块玉佩,没想到如今这么大了,又出落成如今这个玉树临风的好模样。可怜你爹,和我们家那个,却早早的去了,看也看不到。”不得不说,真是老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爱,两人自有一段缘法在里面,至少之前,是没有人用玉树临风这个词称赞过薛蟠的。

    夏氏说着,呜呜咽咽的哭起来。她一行哭,一行看着薛蟠,伸手去摸他的身量,只摸得薛蟠脖子后的汗毛都要竖起来,劝道,“多谢伯母还记着我,还请勿要伤心,保重身子为是。”

    薛蟠此时浑身湿淋淋的,倒使她想起来,忙收了泪,强笑道,“我倒忘了,你如今浑身的雨水,想必冻坏了,快去洗个澡,换身衣裳。幸好这庄子是我们以前常来避暑的,倒还留着金桂她爹的一些衣裳,你们先去洗澡,我去找了来。”说着风风火火的去了。

    她只顾着和薛蟠说话,倒是柳湘莲被冷落到一边,薛蟠颇觉尴尬,柳湘莲倒觉好笑,他因相貌英俊一向是众人注意的焦点,如今倒是难得的被冷落。

    两人一同往客房走,路上行经的地方,都是滴滴答答的雨水。

    待洗过热水澡果然浑身舒服了不少,中途小厮过来送了换洗的衣裳,薛蟠穿着倒是正好,柳湘莲穿起来却是有些肥,还略短了一截,惹得薛蟠失笑。

    笑过了两人一同去厅上同夏氏见礼,夏氏已经知道薛蟠的身份了,便将玉佩还给他,薛蟠又介绍了柳湘莲,只说是自己的结义大哥,柳湘莲上前拜见,口称伯母。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御宅屋》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yuzhaiwu8.com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上一篇下一篇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