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 (红楼同人)霸王不呆

章节21

搜索小说

正在拼命加载..

章节21
    当下他就冷了脸,气愤不已,可是若按先来后到来讲,他也确实是理亏的那个,更何况,自从两人一处之后,香菱和薛蟠也就别房而居,这么想着,才勉勉强强的点了头,让薛蟠去了,可是无人处难免许下若干不平等条约。

    薛蟠回了家,吩咐将人带上来,那人三十来岁年纪,形容尚算端正,只是面容苍老,看着生活不大如意的样子,倒是颇懂规矩,到了厅上也不乱看,恭恭敬敬的行礼。

    见他这样不像行骗之人,薛蟠心里先信了几分,“你是谁?从何知道我要寻人的消息的?”

    那人恭敬道,“小人李葫芦,原是在一庙中做僧人,后来寺庙被烧毁,也就辗转流落,再后来做了门子,也算过上一段安生日子。”说到此处,有些哽咽,“不怪大爷恼,当时正碰到了您和冯家争人的案子,所以知道些缘故。后来那贾雨村怕我说出他原贫寒,寻了个由头将我革了差事,我辗转流落,最近才回到家乡,然后听说了您在寻人,小人原有些门路的,得知了这个消息,特此来说明。”

    这番话有理有据,薛蟠更是深信了几分,想着当初的案子确实是托了贾雨村了结的,贾政也和他说过,为此还训斥了他一顿。这衙门里的事,寻常人自然难知道,这人这么说,想来有几分把握。

    “既然如此,我也直说了,你若能说出个一二三来,赏银自然给你,你若是行骗,我可不客气,衙门里伺候。”薛蟠冷了脸,吓唬一句。

    “自然如此。”李葫芦躬身行礼。

    “贵府的女眷,原名姓甄,她眉心有一米粒大小的胭脂痣,四五岁上被拐卖,拐子养了七八年,然后才发卖。说来可巧,她是姑苏人氏,乳名叫做英怜,原是我的邻居。被拐之后,家里一场大火烧了个干净,父亲出家,原还有一母,住在外祖家里,如今也是勉强度日,小的都打听清楚了,才敢过来。”

    李葫芦侃侃而谈,将香菱的身世说了个八九分,又将官司之事和贾雨村如何判案都说了个分明,最后气道,“那贾雨村的夫人,分明就是甄夫人从前的丫鬟,叫做娇杏的,甄家原对他有恩,若他和甄夫人通个声气,也不会如此。再者他一定知道您寻人的消息,却秘而不宣,就为了掩盖自己的丑事。您说他可不可恶。”这就是明晃晃的给贾雨村挖坑了。

    他说的这般详细,薛蟠点头,心中知道已然八九不离十了,便让他稍待,自己进了内宅和薛姨妈及香菱说个明白,那香菱原本记忆模糊,听他这么一说,忽然有了若有若无的印象,捂着帕子直流泪,薛蟠见状,便让人送李葫芦下去休息,自己派了人去应天府打探,过了不到十日功夫,果然带了几个人回来。

    一个叫做封肃的老者,今年六十来岁,一个却是她女儿,封氏,以及一个伺候的小丫鬟。

    第37章 第 37 章

    封肃如今年纪也大了, 变的越发爱财, 可是亲生女儿又不能赶出去, 少不得捏着鼻子养活罢了, 说起来当初甄氏夫妇来投奔的时候, 也带了不少财物的何况,被他诓骗去一些,甄氏手里也有地,自己闲时还做些女红, 她主仆总共两口人, 也吃用不着什么, 说起来还是封肃占便宜多些呢。

    他近日手头紧, 原想着去哪里发些财才好, 不想有人找上门来,打听甄夫人的消息, 他素日胆小怕事, 还出去躲了一躲,后来才知道他那自幼被拐的外孙女儿做了有钱人家的妾室, 来寻亲来了, 听到有钱人家几个字,封肃就动了心,才不管什么妾室不妾室呢。

    宰相门前三品官, 这来寻人的几个小厮是坐着马车来的,车马都敞亮,身上穿的也不差, 可想而知府上是什么光景,又得知是皇商薛家,登时喜笑颜开。

    高兴过后,又怕是空欢喜一场,因此偷偷劝女儿,“不管是不是,你先认了再说,这薛家可是大户人家,指头缝里漏一点,咱们就享用不尽了,你日后也有人养活,白得一个好女婿。可见你是有福的,不像我,好容易有个女婿,还做道士去了,留下你孤零零第一个。”说着留下了几滴似真似假的泪水。

    甄氏口里答应着,心里却是不置可否,老实说若不是官府作证这是薛家的人,她是不肯信的,又想着自己和父亲,一人老珠黄一老迈不堪,便是被拐又能做什么,因此信了几分,又听说那寻人的奶奶也是眉心有一胭脂记的,当下就心动几分,拿着昔日女儿留下的小衣服哭了一场,便跟着马车过来了。

    如今到了地方两人看着高门大户,心中直咋舌,甄氏是迫不及待的见女儿,封肃却是惊讶这薛家的气派,两人从偏门入,又被两顶小轿抬着约走了半柱香的功夫,才到了内院,早就有等着的丫鬟婆子们引了两人进去,发现一位青年男子正等着,他看上去二十来岁,身材微丰,肤白眼两,穿着气派,见两人来了,未语先笑,口称先生,夫人。

    封肃知道,这就是薛家的家主,薛蟠了。

    又有一位丫鬟过来,引甄氏到了内室,她抱着青布包袱,颇为不安,里头装的是衣裳和女儿小时候的衣服,甄氏夫妇只此一女,自然爱重非常,小时候贴身的衣服都是甄氏亲手做的。

    香菱自然早就在里面等着了,当日被拐时穿的衣服自然都被当了,可是这贴身的衫子铺子里是不收的,那拐子也舍不得扔,天长日久的也保留下来,当个念想。

    甄氏一见香菱,便觉得亲切,香菱见了甄氏也觉可亲,倒像在什么时候见过一样。两人见了对方面貌,甄氏确认了她的长相和自己与先夫果有几分相似,那胭脂痣也是分毫不差,对比了各自手里的衣服,正是同一人的针线,登时两人再不怀疑,都认定了对方的身份,一时间哭声震天。

    封肃正在外头和薛蟠说话,听他问自家情况,想着里头进去这么久怎么不见消息,又怕白来一趟,因此颇为忐忑,正着急间,挺到里头传来哭声,薛蟠手中的茶盏一放,道声少赔,自己进了内室看情况,留下封肃在外间抓心挠肝,来回打量屋内的装饰,越看越是心惊,怕自己这回竹篮打水。

    薛蟠进了里头,见两人正放声大哭,薛姨妈在一旁也是直抹眼泪,一时便明白几分,冲着薛姨妈递了一个眼色,对方点点头,意思是定准了。

    见两人哭的悲切,薛蟠笑道,“小婿给岳母大人见礼了。”甄氏见他如此,忙收了悲声,一叠声儿的扶他起来,几人又述说些别情,更定准了香菱身世一事,听得众人唏嘘不已。

    甄氏原想着自此孤苦一生的,哪里料到竟有如此福气,当即便又悲又喜,险些说不出话来,待她和香菱情绪稳定过后,薛蟠又问打算。

    香菱低着头,只拉着甄氏的手不说话,“自此之后,无论如何是不能分开的了。”甄氏也是连连点头。

    当下众人便商议了一番,从此甄氏就在薛家住下,她也是读书人家的妻子,不但和薛姨妈有话,与贾母王夫人等也谈的来,更兼她吃斋念佛,终于寻到女儿,如此神佛有灵之事,也合了贾母王夫人的心意,一时间众人都念佛。

    大观园众人听说,也都来相贺,想着这一番机遇真是可悲可叹,可喜可贺,一时间在京中竟传为美谈,更添了各位夫人的向佛之心,独贾雨村听说了此事,忙忙的写信过来辩白,薛蟠也不理论。

    独那封肃,薛蟠见他猥琐不堪,又贪财的紧,便和那李葫芦一样打发了二百两银子,由他们各自去了。

    封肃原不知足,被李葫芦一劝,又想到来日方长,便拿了银子走了,私下里难免对香菱劝了几句,无非是让她安享富贵,不要忘了自己,兼之笼络薛蟠,早生麟儿一类的话,听得香菱又是脸红又是恼怒,连带着有了几分不喜。

    薛家的这番事忙乱之后,已经快要过年,今年薛家虽单独过年,不比在贾府时候热闹,不过薛姨妈、薛蟠、宝钗、薛蝌、宝琴并香菱甄氏,加上一大家子下人,也不算少,倒也热热闹闹的欢庆了几日。

    甄氏见香菱如今虽是妾室,上头却并没有大房压着,家里也有了管家的权利,想着女儿虽孤苦零落了许多年,到底是个有后福的,也就安心起来,在薛家过日子。

    没想到过完年没几日,整个京城还处于欢庆之中的时候,边关便传来消息,南安郡王战败被俘,戎族已经快破了盘城关了,正等着朝廷想法子呢。

    消息传来,满城皆惊,有那胆小的已经想着卷包袱跑路了,若真打过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听说皇上震怒,已经在想法子了,连带着举荐的义忠亲王和三皇子都吃了挂落,脸上无光。

    一时朝中人心惶惶,百姓也是议论纷纷,不用说李长吉忙的很,朝中勋贵都在思量中,等着消息。

    没几日传来消息,说是戎族那头要和亲。

    和亲!

    要知道当今圣上的女儿俱都出嫁,只剩下一个延庆公主,又是嫡公主,身份端的无比尊贵,只是不知道皇上舍不舍得用她去和亲。

    这个消息传到后宫,延庆公主当即就闹腾起来,戎族是什么地方?她听说了,那都是蛮人的地方,连米饭都没有的,只能吃生肉喝冷水,更可怕的是,戎族人都不洗澡,那又冷又难捱,否则也不会经常去来劫掠了。

    因此,延庆公主是万分不愿意的,对着皇帝哭诉不已。

    若是以前,皇帝说不得就用延庆公主去和亲了,可是如今他年纪渐大,又早早的失了心爱的儿子,心境越发平和起来,自然不肯自己的小女儿去受苦。

    朝臣们也是不肯的,若是普通的公主也就罢了,嫡公主的分量可是非比寻常,有自己的封号和食邑,位比亲王,这关乎这朝廷的脸面,试问,怎么会用一个亲王去和亲呢。

    于是讨论来讨论去,就将目光转向了勋贵家的女孩子们。

    皇后这几天也是在忙这事儿,延庆公主听说自己不用去和亲,喜得和什么是的,想了半天给皇后出了一个主意,“我看勋贵家的女孩子们都不好,不如让薛宝钗去,她知书达理,长得也美,肯定能讨得戎族欢喜。”

    为了送宝钗去和亲,延庆公主违心的夸赞了几句。

    没想到一向宠爱她的皇后却摇头,“她虽好,终究不是勋贵之家,哪里拿的出手呢。若要和亲,除非给她父兄一个爵位,还不能低了,至少要是一品将军。可是这无故封爵,又是个商人之家,虽是为了和亲,也不能服众的。”

    一听要给薛家爵位,延庆公主就有些犹豫,她最是小气不过的人,讨厌宝钗的同时连带着不喜薛家之人,因此赶忙改口,要让皇后再考虑考虑。

    皇后也是叹气,南安郡王是他们举荐的人,如今吃了败仗,连带着都脸上无光,何况选人和亲这种事,又得罪人,又不好选,真真令人头痛。这么想着,皇后的脸色也沉重了几分。

    “来人,宣南安太妃进宫。”将各家为定亲女孩子的情况都看了个遍,皇后终于决定,这事儿还是要南安太妃来办,她虽贵为皇后,可是宫中命妇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可不能随意得罪了人。

    如今是去换自己的儿子,南安太妃不出面,还有谁呢?

    第38章 第 38 章

    战败和亲一事, 贾家自然也有所听闻, 却不如宫里的消息准确, 一大早的, 元妃便派小太监传了秘旨给贾政王夫人, 两人看了都不语。

    还没思量出个结果,说是南安太妃来访,王夫人不敢耽搁,连忙换了衣服去见客, 一来二去的, 南安太妃竟认了探春做了女儿, 要去和亲了。

    消息出来, 合府皆惊, 相好的姐妹们都哭的不成样子,宝钗闻了消息过来, 只是跟着低头垂泪又安慰一番。心中却是一派冰凉。

    这和亲的事她也是知道的, 万万想不到竟落到了探春身上,何况朝中勋贵这么多, 以贾家的势力和元妃如今的宠爱, 虽比上不足,比下也是有余,那些穷官破落户巴不得把女儿送去, 好求一个恩赏的。

    可是以贾家素日对待女孩的表现,竟不像能将女儿送去和亲之人,虽说是王命不可违, 可是据如今京中好多家里都在给女孩儿定亲了,就知道众人的态度,贾府毫无动静,想来是已经做好准备的了,这么一想,竟似备着如此一般。

    又听说南安王王妃对干女儿大加赞赏,送了好多东西过来,连现银子都有,心中更是不耻。

    薛蟠听说此事,也是叹息,见宝玉哭的不成样子,安慰了几回,同时心里庆幸,幸好他位子不高,轮不到家里人去,他们家里虽是小门小户,好歹和乐。

    不过过后李长吉说起延庆公主意图进言让宝钗去和亲之事,把他气到不行,想着这宫里无论如何是去不得了,原想着天长日久的,那公主的气能消些,没想到竟是越发难缠,想出如此歹毒的主意。

    正好此时是冬日,众人都知道宝钗到了冬天就要咳嗽的,需吃冷香丸,便推说今年丸药不足,尚未配得,向西宁县君告了假,烦请对方再找一位伴读。

    没想到还没说,对方派人先来告知,县君如今定了亲,不需要再到宫中去读书了,宝钗此后也不必去,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因此一同报了退学,皇后见她们这样,知道不可挽回,大笔一挥也同意了。

    事后薛蟠和李长吉说起此事,忙道侥幸。

    李长吉摇头失笑,“议亲不过是个借口,军功封了郡王家的女孩子,哪儿会做如此女儿情态?不过是如今宫里的水越发浑了,不去倒好。延庆如今年岁渐长,脾气越来越大,心胸却是越来越小。她好歹是嫡公主,又不好作对的,离着远了才好。”这话听得薛蟠连连点头。

    他早就知道那公主是个刁蛮任性的,万没想到如此恶毒,如此一想,离了也好,没了是非日子才清净。

    今日朝中忙乱,不过和亲之事,总算有个定论了,既然此事已了,李长吉也算闲下来一日,和薛蟠到郊外的寒山寺去看梅花。

    薛家的花园子里也有梅花,还有一株嫁接好的,一半红梅一半白梅,他颇为喜欢,不过和寒山寺的又不可同日而语,寒山寺在郊外,占着好大一座山,漫山遍野的梅花,有红有白,端的好看,老远就闻到一股清香。

    两人携手游玩,因在无人处难免亲密了一些,却不慎着了有心人的眼。

    薛蟠在贾府上学的时候,勾搭上一个叫香怜的,他当日还泼了李长吉一身的酒水,如今此人勾搭上了忠顺王爷,两人也大张旗鼓的过来游玩。

    李长吉和薛蟠悄悄的,连随从也没带几个,动作亲密无间,叫香怜看的眼热,如今他虽勾上了忠顺亲王,可是忠顺亲王爱唱戏,他好好一个世家子弟,免不了也要学些下九流的技艺,如此一来心中先不忿,而且忠顺王位高权重,争宠的不计其数,他现在不过是仗着新鲜,想来过些日子就要厌烦的。

    最重要的是忠顺王这个人,花样颇多,爱用些器具,年纪又上来了,力不从心的时候也多,让香怜是苦不堪言,如今看到薛蟠两个言笑晏晏,更是怒发冲冠,他频频向远处的两人看去,惹得忠顺王也起了疑心,要问端的。

    他知道忠顺王如今和贾府起了龃龉,正好趁机上眼药,说是看到贾府的亲戚。忠顺王行伍出身,眼力颇好,顺着他指点的方向看去,惊讶的看到了李长吉,看着两人的动作,他心里有了计较。

    如今陛下越发偏爱他,连带着索家动作连连,加上这回南安郡王战事失利不说,人还做了俘虏,他们受了连累,何况忠顺王是知道的,李长吉这人看着乖顺,实际上最是神鬼难测,何况陛下如今总是提起前朝太祖,谁不知道,前朝太祖在太子死后立了皇孙为皇太孙,如今怕是想效仿之。

    因此,忠顺王看着两人,心中忽然涌上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世界上最好最干脆的法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yuzhaiwu8.com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上一篇下一篇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