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 回想当年和死党的美女老婆一起看毛片的往事

【回想当年和死党的美女老婆一起看毛片的往事】

搜索小说

正在拼命加载..

【回想当年和死党的美女老婆一起看毛片的往事】
    作者:这不是黄文

    字数:6578

    回想当年和死党的美女老婆一起看毛片的往事

    大约是五年前了吧,那时候我最要好的死党和他已经同居5年的小蔡已经领

    了结婚证,但是准备来年才正式办酒结婚。

    死党和小蔡本来就都是我大学同学,大家在一起玩了也已经很久了,本来就

    是熟的不能再熟。

    小蔡也是长腿大美女一枚,不光人美,而且性格还非常活泼开朗,所以一直

    到她结婚前,其实追她的人都很多,不过她也一直被我死党看的紧紧的。

    我因为跟他们挺熟,所以能毫无顾忌地接近她甚至开她玩笑。

    那一年他俩已经定了房子,但是还没交付,所以仍旧住在租的房子里,而我

    也经常去串门。

    从我读书时代开始,我看的大多数A片其实就都是从死党那儿拷来的,他的

    硬碟里总有数不清的各种A片,我也搞不清,为啥他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友还要看

    那么多A片。

    死党说小蔡不介意他看A片,再加上我们几个已经熟的不能再熟,所以我去

    拷A片她也都知道。

    那一年夏天的某个周日下午,我又想去拷片了,以往我去死党家之前,通常

    会发个短信告知下,但是那天不知怎地我就懒得发直接去了。

    我手里拿着个大移动硬碟,穿着体恤短裤就去了死党家,敲门等了半晌后,

    开门的居然是只穿着睡衣的小蔡。

    小蔡睡眼朦胧地问我啥事啊,我一看她那模样就知道前一分钟还在睡午觉,

    头发松松散散的,真空不戴胸罩穿着睡裙,丰满的酥胸高高顶起,还隐约凸着点,

    下身雪白修长的美腿一大半都露在我眼前,看着的确挺诱人的。

    我当时略尴尬,总不能直说我是来拷黄片的吧。

    於是先问(我死党)在哪里,小蔡说出去了,晚上才回来呢。

    然后她看我拿了硬碟,就问我是不是来拷片的?

    我不好意思地说了声是的,小蔡说:「那你进来考呗!愣着干嘛?」

    朋友的电脑在他卧房内,於是我就这么跟着只穿着睡裙的小蔡走进了她卧室,

    卧室里面开着冷气让人很舒服,床上被子淩乱,空气中全是小蔡身上独特的体香

    味儿,非常好闻也让人想入非非,看来这懒妞是躲在空调房里睡了一下午了。

    死党用的是自己DIY的桌上型电脑,简易电脑桌正对着床尾,没有椅子只

    要坐在床尾上就行。

    於是我和小蔡并排坐在床上,她熟练地开机输入密码,然后打开电影档案夹

    问我要什么电影?

    我这时候当然得装逼一下,毕竟不好意思在美女面前暴露我真实的想法,於

    是我就找了几个热门的美剧还有正上映的电影拷了进去。

    这时候小蔡扑哧笑了一下,说:「你根本不是想拷这些吧?你以前每次来拷

    片都是拷的A片,你以为我不知道?都告诉我的啊,哈哈哈。」

    ??@ ?这话,知道没必要再演戏了,然后看着小蔡笑的时候那迷人的乳沟

    一动一动的,就想口头戏弄下她,於是便说,「是的啊我就是想要拷A片,还是

    你脸皮厚,看来也经常看毛片吧?」「

    小蔡这时候已经在电脑上接上了我死党的移动硬碟,里面整整几百个G的毛

    片,一听我这么说,就拍了我肩膀一下,说:「我有你们这么色么?我都是难得

    被动看看的。」

    小蔡因为离我很近,拍打我的时候她的酥胸贴到了我胳膊上,因为是真空的

    关系,所以那种有弹性的柔软的触感真让人虎躯一震。

    我当时已经拿过了滑鼠在自己挑片子,所以又萌生了进一步捉弄下她的念头,

    於是我故意打开了一个黑人和日本女人的片子,里面那个娇小的日本女优正在努

    力吮吸黑人的巨物,小蔡於是扭过头去说:「哎哟,真噁心!」

    我笑着说:「干嘛了,没让你看过这个么?」

    小蔡说:「这种一般都是他自己看的啦,我不喜欢看的,太重口了。」

    我说:「那你们一般什么时候看毛片?」

    小蔡说:「难道你是处男么,当然是办那事的时候。」

    我说:「是不是你看了也会很有感觉,和他玩的能更嗨些?」

    这时候电脑里日本女优已经和黑人上了,巨物进进出出,那个女优叫声连

    连,小蔡连忙说:「你别乱说,哎呀,好了别看这个了,不喜欢黑人的片子,怪

    噁心的……」

    我嘿嘿一笑说:「那你喜欢哪种?」

    这时候的小蔡似乎也没啥忌讳了,她就说她最喜欢唯美一点的,不要太重口,

    最好是帅哥和美女在做,然后动作要优雅有情调。

    我於是给她下套,说那你推荐我一部呗,於是小蔡还真的就拿过滑鼠,打开

    了另一部A片。

    这片子里是个戴着眼镜的帅哥,和一女优在做爱,果真是动作优雅有情调,

    前戏部分非常唯美,甚至眼睛里都透着爱意,然后男女呈69式躺着,女优吞吐

    着龙根,男优温柔地舔吮爱泽,这一部片子小蔡的眼睛就没离开萤幕,她的呼吸

    似乎也有点急促了,然后她指着萤幕对我说:你看,这个多有感觉!

    我说,「那是,这女优长得好像你哦,感觉就像在看你和别人做爱似的,我

    看了都快忍不住了。」

    小蔡听闻就又来拍打我,一边打一边说:「你个死相又欠扁啊!」

    随着身体的晃动,她胸前那晃悠悠的大白兔又蹭在了我胳膊上,而且雪白光

    滑的大腿也蹭在了我的毛腿上,让我爽的还真的快「忍不住了」。

    我於是捉住了她的小手,说:「别打我了,你想不想看看你老公和我最爱看

    的片子?」

    小蔡马上瞪着美丽的眼睛说:「好呀,你给我看看。」

    於是我又打开了一部国产的自拍电影,是一个身材很好的少妇和两个壮汉的

    3p片,画质没有A片那么高清但是却非常真实。两个壮汉一个进攻下路,一共

    进攻她的嘴,把那少妇伺候的爽到极点,各种叫春和高潮。

    对於这个片子,小蔡似乎并不像黑人片子那么反感,她眼睛盯着萤幕看了很

    久都没说话,然后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你们男人看这种片子,是不是都喜欢

    自己撸啊?」

    我这时候的确已经竖起了小帐篷,非常有想撸的想法,就说,「那是当然,

    难道(死党)不撸么?」

    小蔡继续看着萤幕说,「他应该也会的,但是我不喜欢看到他撸,我允许他

    看A片,和他爱爱的时候也会看,但是如果他在撸的话,那就是在幻想和别的女

    人做爱了吧……」

    我听到这里连忙说:「难道你看的时候,不会幻想和别的男人做爱么?」

    小蔡白了我一眼,我以为她又要来打我了,结果没有,她又继续看着频幕,

    里面的少妇又在高潮地叫了。

    小蔡突然又说:「你说这个女的……同时跟两个人做会很爽么?」

    我说,「你从她的叫声也听得出她很爽啦,而且她和其中一个男的还是夫妻

    呢(我乱猜的),要是换了你,同时连个帅哥来伺候你,你会不会很爽?」

    小蔡扑哧笑了一下,似乎她有点不好意思了,说:「哎呀!别问这种问题,

    不可能发生的!」

    我看小蔡到这时候都没叫我把片子关掉,还津津有味地看着片,双腿夹的紧

    紧的,知道她也兴奋了,应该对这种多P的情节有过很多幻想的,只是女孩子都

    喜欢矜持不好意思说出来。

    我於是又问她,「不是你第一个男友吧,你除了他以外,还有没有经

    历过别的男人?」

    按道理讲以我和我死党的关系,她是不应该和我透露她的过去的,但是那时

    候估计氛围已经起来了,所以她想了一下居然说了,说自己和我另一个同学也曾

    好过,当然是在认识我死党之前。

    ??@ ?吓了一跳,那廝是个一米九的粗野大壮汉,浑身的蛮肉,也曾经是

    我们圈子里的人,没想到他居然是眼前这个大美人的第一个男人,一想到小蔡雪

    白迷人的娇躯,曾被这样的粗野汉子压在身下肆意蹂躏,那画面感就比眼前的A

    片还刺激。我说:「哎呀,原来是他啊,那你岂不要爽死?他应该很粗大威猛吧。」

    小蔡说:「别提那廝了,他很自私,完全拿我当玩具不顾我感受的,平时找

    我就是要发泄欲望,而且从不带套,我跟他也就正式好了三个月,实在受不了就

    和他分手了,然后就认识你哥们了。一开始我不想让你哥们知道这些事,因为他

    和你哥们也认识的,我怕太尴尬,结果那傻居然后来明知道我已经是你哥们的

    女人,还老是偷偷吃我豆腐,有次大家一起出来唱歌的时候,他看我出包厢上厕

    所,就溜出去把我拖进别的空包厢肆意轻薄……我后来实在忍不下去了,就和你

    哥们说了,然后他就和那傻缺也绝交了。」

    正当我听着入迷的时候,小蔡突然看了我一眼说,「你也要当心他,他本来

    还想对你女朋友下手的(后来就是我老婆,她和小蔡关系也不错),都差点得手

    了,我猜你还不知道吧?」

    ??@ ?大吃一惊,忙问怎么回事。

    小蔡说其实他前男友之前不是和我们是一个圈子的人么,因此也有我老婆的

    微信,所以就经常有事没事地在微信上撩拨我老婆,我老婆人善良不懂的拒绝,

    所以虽然心里不喜欢他,但是也没明白地拒绝,有时候还对付两句,所以让那傻

    缺误以为我老婆对他也有好感,所以还有两次趁着我老婆在医院值夜班的时候,

    (她是护士)带着零食饮料去她办公室找她聊天。

    我老婆没辙就只能应付应付,然后等老婆夜班值好后,他又非要开车送我老

    婆回家,我老婆拒绝一百次他都非要坚持,所以只好上了他的车,结果一上车后

    没多久,那傻缺就开始摸我老婆短裙外的裸腿,嘴里说着肉麻话,老婆拒绝了他,

    他居然还把手伸进我老婆裙子里摸她大腿深处,还强吻了她。老婆严正警告了他,

    他却置之不理,还在我老婆的胸上乱摸。吓得我老婆抽了他一巴掌就下车逃走了。

    但是老婆没把这个事告诉我(怕我骂她,因为是她坐了别人的车),她知道

    那傻缺曾是小蔡的前男友(感情就我一人不知道。),所以就找小蔡诉了苦。

    我心想那天要是傻缺真的得手了,他就等於把我和死党的老婆都玩过了,真

    如此的话那我还有死党还有那傻缺之间不就成连襟了?真他妈的不是东西……

    (关於小蔡的这个禽兽男友,后来和小蔡以及我老婆之间还有些小插曲,以

    后我会细说)

    聊到这里,眼前的A片已经结束了,小蔡关掉了视频,然后此时我却发现这

    资料夹里还有一个子资料夹,名字是我的亲亲(我死党叫小蔡的昵称)。

    我说,「嗯,这个是什么?」然后没经过小蔡的允许,我就拿过滑鼠点开了

    这个资料夹,里面是几百张照片,而且似乎还有视频。

    这时候小蔡似乎反应过来什么,於是大叫说:「这个不许看!不许看!滑鼠

    给我!!」

    ??@ ?就来劲了,完全反应过来这资料夹里都是什么了,於是一边用手臂

    死死地挡着小蔡的娇躯,一边强势地点开了几张照片。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几张照片先是小蔡穿着性感的情趣睡衣,摆出各种撩人

    的姿势,胸前雪白的大白兔几乎全露,下身只有丁字裤,然后又一张照片过去,

    小蔡上身只穿一件透明的丝衣,下身连丁字裤都没了,光着雪白粉嫩的屁股背对

    着镜头撅起臀部,一幅求你来的模样,那场景已然要让人喷血了。

    然后我又点开了下一张,一丝不挂的小蔡侧躺在床上,画面里她轻轻用一只

    手握住一只大白兔,袒露着另一只,雪白修长的双腿间那迷人的丛林幽谷若影若

    现。

    这时候小蔡已经死死地按住了我的手不让我继续看下去,我大概看了一下这

    个资料夹里的预览图,还有很多是小蔡一丝不挂洗澡的照片,当然更有不少是和

    我死党在OO时候拍的照片,还有帮我死党口的照片,以及小蔡某些淫荡

    动作和神秘部位的特写等。

    光看预览图我都要发狂了,那几个视频不用说都是小蔡和我死党的自拍「A

    片」。

    然而与此同时,最让我爽和刺激的并不是我看到的这些,气急败坏恼羞成怒

    的小蔡,为了阻止我继续翻看她的艳照,已经整个人跨坐在了我的腿上,她那雪

    白嫩滑的双腿已经缠住了我的腰肢,我那冲动已久的小帐篷已经死死地被她的屁

    股顶住,她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腕,嘴里对着我骂骂咧咧地嗔怪,她甚至

    已然已经忘了,自己胸前那呼之欲出的一对大白兔正不停地在我脸上蹭过……

    此时的我即便是圣人也实在没法忍住了,我把自己的头深深地埋在她胸前的

    山峰之间,然后抱着她一个转身,把小蔡压倒在她的床上,身下那火热柔滑的玉

    体已经让我失去了理智,我看到小蔡也是一张惊呆的脸,於是毫无顾忌地亲上了

    她的小嘴,本以为小蔡会剧烈反抗,结果没有,她只是轻轻摇了几下头,然后就

    和我舌吻起来,双手也不再挣扎,还缠住了我的脖子。

    我心中大喜,於是一边狂吻,一边手就顺着她睡裙下沿伸了进去,抚摸着她

    的美腿雪臀,然后顺着柔滑的腹部往上捉住了一只大白兔,而我的嘴也顺着她的

    脖子肩膀往下咬住了另一只。

    此时的我只听到小蔡疯狂的心跳和呼吸声,於是我觉得今天的事儿就难以逆

    转了,我可能真的要禽兽不如一次了。

    但是正当我准备进一步动作的时候,只听到喘着粗气的小蔡说了一句话:

    「你觉得我们这样……对得起你兄弟么?你这样和(小蔡提到的那傻缺)有

    啥区别呢?」

    此话虽然声音轻柔,对我却是五雷轰动,我死党和小蔡的情侣照此时就挂在

    房间里,我却趴在他老婆胸前大吃肉包子和葡萄……

    想到了过去的种种,还有死党对我的各种照顾,顿时让我羞愧的没法形容,

    於是我从小蔡的身上爬了起来,坐在一边把自己冷静下。

    小蔡也默默从床上爬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半响之后就走出了房

    门。我那时很担心她是出去打电话告状的,然而并没有,一会儿她就拿着一杯冰

    饮料进来了,端到我跟前,然后看着在那发呆懊悔的我,小蔡居然又扑哧笑了一

    下。

    这笑声让我又放松了下来,然后小蔡说:「看来你还是有点良心的……算了

    别多想了,喝点雪碧冷静冷静,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哦!」

    我一边喝雪碧一边说:「对不起哦,看来我比你前男友好不到哪里去。」

    小蔡坐我边上说:「你比他心好,今天如果换了是他,我估计就要被干死了

    ……好在你是有良心的,否则以后我怎么面对你哥们?你也没脸见他了吧。」

    我说:「别提了,我现在已经没脸见他了。」然后我问小蔡,「刚才我那么

    用力吃你的胸……没在你胸上吃出吻痕来吧?」

    小蔡还特意看了一眼自己领子里的大白兔,说,「有吻痕,但是不深,今晚

    你哥们回家前应该没了。」

    小蔡看到我还在呆呆地看着他,就问我:「又怎么了,我都饶了你了,你还

    想把我怎样啊。」

    我支支吾吾说了一句很傻的话,「你是不是也很喜欢我?」

    小蔡听后沉默了一下,说:「喜不喜欢你又能怎样呢,我觉得你人不错啦,

    但你是别人的,我也是你兄弟的。不要多想了……」

    此时小蔡那张忘关的全裸照还在电脑频幕上,不时刺激着我的大脑,我觉得

    我该在理智尚存的时候离开这里,於是颤悠悠地站了起来,用最后的理智往外走

    去。

    小蔡也站起来送我,然后走到门口时候,小蔡低头为我拿鞋子,她那大开领

    的睡衣往下垂去,胸口那对让我癡迷的白兔又展露在我眼前,这一瞥让我又控制

    不住了,我又一次抱住了小蔡,然后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再亲一次好么,最后

    一次……」

    小蔡看着我的眼睛,没有回答,但是却直接闭眼凑上了香唇,双臂环抱住了

    我的脖子,我俩又一次口舌相融在了一起。

    我们就在客厅里一边疯狂接吻,一边互相抚摸,我感觉到她的眼泪涌了出来,

    这算是用实际行动回答了我刚才那个「喜不喜欢我」的问题,我的手又一次伸进

    了她的睡裙里,划过平原与丘壑,攀登高峰与峻岭,最后在草原与幽谷中迷醉。

    她的嫩手也在我的身上游走,抚摸着我的后背以及臀部,温柔而又温暖。这

    一吻估计又吻了十多分钟,我们两才依依不舍地分开,嘴角互相挂着对方的口水,

    汗水浸透了互相的衣服,在疯狂的心跳中,我听到小蔡笑着对我说了一句:「这

    下满意了吧?」

    ……

    我已经忘记了那天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小蔡家,只记得自己失魂落魄地爬进了

    车子,一路上开车也是歪歪扭扭,回到家后沖了一个冷水澡仍旧没法冷静下来,

    最后只好把女友叫来狠狠地发泄了一把才精疲力竭地睡着了。

    往后的故事就日趋平淡,从此我再也没单独和小蔡相处过,也努力真的只当

    那天的事从来没发生过,此后虽然我也经常和小蔡相见,但是彼此也只有了那意

    味声长地相见一笑的默契。

    很快小蔡和我死党的正式婚礼就到了,那一天小蔡盛装出现,如同世上最美

    丽的新娘,那天我作为伴郎是跟着我死党的,而我老婆(那时还没结婚)就是她

    的伴娘。

    小蔡的美貌让下面所有的女人都嫉妒发疯,等她敬酒敬完后,有点疲倦的她

    单独拿着酒杯走到我身边,说辛苦我了,这杯要单独敬我。

    我一看,竟然用的是真酒(我给他俩配的是假酒,不然一圈下来都要趴了),

    於是我也倒了真酒来敬,喝完后,我悄悄凑到她面前说:「你太美了,我有点后

    悔那天没更进一步……」

    穿着婚纱的小蔡听完,悄悄用手在我大腿上拧了一把,疼得我差点叫起来,

    然后也悄悄对我说:「你要是真那样,我估计我今天就不在这儿了。」

    然后她就拿着酒杯又倒上假酒,去敬别人了,但是走了几步,她又回头看我

    一眼,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睛,笑了一下,这一笑可比酒更迷人……

    几年过去,现如今小蔡已经是是个辣妈美少妇,有一个两岁多的女儿,和我

    家还是来往密切,然而我们都不再有了尴尬,似乎那一天那一切真的没有发生过,

    只是如同做梦一般让人偶尔回味罢了。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yuzhaiwu8.com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上一篇下一篇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