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 心外无物

【心外无物】(第七章)

搜索小说

正在拼命加载..

【心外无物】(第七章)
    作者:鸣步

    是否首发:是

    字数:3938

    第七章

    二十天后的早上,我生平第二次出现在东升大厦。记得上次我来这的时候,

    正是三个月前,那时我的名字叫许赫,一个创业未果苦等金主的屌丝。三个月后,

    我的名字叫曹东升,眼前这所大厦和整个东升集团的主人。下车迈向台阶的刹那

    间,我想一面感叹人生无常,一面又想假设我许赫创业成功,做大做强,或许十

    年之后不就是现在的我吗?或许我应该把这段奇遇看成是「跨越式发展」的人生

    吧。

    这二十天之内,我起早贪黑手不释卷,公司的资料被我摸了一个底朝天。苏

    蕙也被我的这种热情鼓动着,几乎每时每刻陪在我身边做我的贴身顾问。我发挥

    了自幼一枚学霸的功底,加上我创业多年的基础,很快便将曹家的产业弄得清清

    楚楚,连苏蕙问起来我都可以对答如流、丝毫不乱。在此过程中,我也发现了苏

    蕙的能力,她是非不能也乃不为也,只是不喜欢做生意这些俗务罢了,东升集团

    全部苏家股份占50% ,苏蕙占40% ,苏涛占10%.东升集团就是妥妥的夫妻

    店。如果没有苏蕙全力支持我重返权力舞台,我肯定是无法再次重新执掌东升集

    团。很简单,如果她坚持认为我的失忆症没有恢复,作为合法配偶她对曹东升的

    50% 股份有完全的代理支配权。我对苏蕙暗自感激,也不由得有了些微忌惮之

    心。心想曹东升真是艺高人胆大,把这么个贤内助晾在一边。我可是一点也离不

    开她啊!

    我刚刚坐在硕大的总裁办公室的豪华办公椅上不禁有点局促,虽然今天的工

    作昨晚早已经想好而且已经和苏蕙商量完毕。「叮叮叮」的电话铃声响了,「行

    政总监黎媛要向您汇报工作。」我旋即按了确认键。

    今天的黎媛和二十几天的打扮完全不同。黑色的西装包臀裙,白衬衫、黑丝

    袜还有一如既往的高跟鞋。如瀑的长发今天梳了一个髻,看起来优雅干练,表情

    还透着一种冷艳。

    「曹总,今天您的安排我向您汇报一下——」

    我对黎媛的冷艳相当不适,难道二十几天和我幽会的是个假黎媛?那天她不

    是一幅娇憨调皮的样子吗?今天的公事公办总是感觉怪怪的。我又从头到脚打量

    了一下眼前这个高挑的女子,从她修长匀称的腿一直到她画的细细的有点挑起的

    眉。目光最后落在她两颗耳坠上——我记得清清楚楚,是我们那天逛街买的。

    「说吧。」我微笑道。

    「今天主要工作是听取各部门和子公司负责人汇报。具体安排有:财务总监

    李宏,行政总监黎媛,公关总监胡媚儿……制药子公司总经理苏涛,酒店地产子

    公司总经理张丰……」

    「太多了,今天主要听取各部门负责人汇报即可。」

    黎媛抬笔记录。

    「晚上预定了饭局,就安排在东升酒店。参加人有与集团有生意往来的老总

    们和一些官员。」

    「好的。具体有哪些人?」

    黎媛抬了抬头:「等会公关胡媚儿会向您汇报。」

    胡媚儿,我的心里猛地一动。这个名字我从苏蕙口中听到过好几次——她也

    应该是曹东升的情妇。曹东升这个草莽牛嚼牡丹,眼前这位如花似玉的尤物霸占

    了不说,还有个一听就媚气十足的公关他也不放过。真可恨啊!难不成我都要给

    他接收了么?

    「曹总有别的事吩咐吗?」

    「嗯,有。」既然接收就要有接收的样子,「你的耳钉看着不对劲你过来一

    下。」

    「真的吗?」黎媛半信半疑的眨眨眼睛,两条腿一点一点的往前挪,十几秒

    过去了还没有挪到我的座椅旁。我站起身来径直往她的耳旁一指。黎媛正要把头

    摆过去的时候,我的胳膊突然箍住了她的脖子,我的嘴唇便印在了她的红唇上。

    「嘤咛」一声,黎媛脸上的冷艳之气一扫而光,随之而来的是完完全全小女

    人顺从的神色。小女人双手也搂着我的脖子,而我只能改而搂她的腰。女人双目

    紧闭,任凭我一张大嘴在她艳丽的唇瓣上肆意采摘,吻到深处,发出呼吸不畅嗯

    嗯的声音。那是一种我从来不曾在接吻时听到的声音,不是叫床的声音那样骚媚,

    却听起来声声入骨。我全身都要酥软了,这个小妖精要把全身挤进我的身体里啊。

    这时我才感受到了她胸前的两团巨大,才感受到了她纤细的腰肢。我全身的血液

    都燃烧起来了。

    只是——她好高啊。假如此时要给我俩拍一张照片,那么这样女高男低的接

    吻肯定是一种很违和的画风。可是偏偏又这么享受!我抱着她,轻轻的挪动然后

    将她放在办公椅上,然后扑在她身上仍然是忘情的吻。很快我又捕捉到了她的小

    舌,那酥软妖媚的小舌调皮的躲闪,我的唇舌霸道的追逐。然后终于捕获了,我

    有点眩晕了。

    「喂喂喂」,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女人挣扎着起身。「贪心的大灰狼!你好

    端端的……好端端的干嘛亲人家?你你你……」

    我的唇又轻点了下女人厚厚的充血的艳唇。「嘿嘿……」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我突然出手时我也没有想好。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征服。对,想征服!

    黎媛白了我一眼,她的小西装已经整理完毕,胸口仍然起伏不定。脸上的红

    潮还没有褪去,显得娇俏无比。

    狂热的激情冷静下来我开始想,额,这张办公椅上比接吻过分的事情可能发

    生过几百次了吧。还有办公室暗门里面的大卧室,难道不是干小蜜用的吗?黎媛

    你的演技好浮夸!额,不过我今天也是夸张了。上次这样接吻都是在和妻子结婚

    以前了吧。

    「吱吱吱」,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我拿起来一看,是一条短信——

    「曹总您好,很冒昧打扰您的宝贵时间。我是许赫的妻子姜卉。自从我家先

    生出事以来,您多方照顾。近日听婆婆说您上次还专门到我家拜访,恰逢我不在

    家,招待不周还望海涵。几次想冒昧打电话向您致谢,又觉得如此大恩电话致谢

    不能表达万一。我知道您事业繁忙,今天终于鼓起勇气向您发短信,如果近日有

    时间的话希望能当面致谢。姜卉敬上。」

    我的脑子嗡的一声,又定睛一看短信的电话号码,确认是妻子无疑。我最近

    一直内心深处在逃避妻子,我当时回完家见到老妈和女儿的时候我就没勇气见她

    了。她现在却来找我了。而且还是在我刚和眼前的女人大尺度接吻之后!

    我完全呆了。眼前闪过无数画面:如何在震天动地巨响之后失去意识,如何

    发现自己的躯壳已经换成另一个人,如何和叫苏蕙的美妇隔三差五的在床上交欢,

    如何刚才和叫黎媛的女孩子忘情接吻。我该怎么面对妻子呢?

    「东哥!东哥!」黎媛把我拉回了现实。高挑的小女人嘟着嘴很不开心。

    「刚亲完人家自己又装傻……」黎媛不满道。

    「嗯嗯,先出去忙吧。」我柔声说却没有抬头。手指缓缓的在手机上输出了

    几个字:「不必客气,今天中午12点道信律所门口见。」

    我在又期待又渴望逃避的忐忑心情中在咖啡馆里见到了妻子。妻子的一张娃

    娃脸显得有点苍白,虽然画着淡妆,却掩不住眼睛的微微浮肿。在这几个月内显

    得好像成熟了很多。我在她身边的时候,她就是我的小妹,她有什么事都告诉我,

    遇到疑难的问题工作的困惑,我常常帮她出主意想办法。这段时间,相必一切事

    情都需要她单独来料理吧。

    妻子不是一个人来的,坐在她旁边的她的表妹兼好闺蜜孙姝曼。我也不是一

    个人来的,坐在我旁边的是黎媛。我明白妻子的意思,毕竟我现在是一个陌生男

    子,虽然她老公和「我」有生意上的合作,但叫闺蜜过来总能避免一些尴尬。至

    于黎媛,完全是她自己要求过来的,她说和许赫的生意她最了解。刚刚激吻过我

    实在不好拒绝她,心想你还能比我更了解吗?!

    四个人坐在一起场面有点尴尬。当然数我的心情最复杂,三个月前同床共枕

    的女人,此刻却在用客套和交际辞令和我说着不痛不痒感谢的话。我看着她上下

    移动的嘴唇,心里却在喃喃地说我好想念你,我好想念家,虽然你就在我眼前,

    我们却被无形的墙永远的隔开了。

    「曹先生,我家许赫现在还没有恢复清醒。我在想,他这么多年的成果,值

    得你们继续合作下去。具体合作的形式我们可以继续谈。王师弟或者我来继续谈

    都可以。如果我们得到收益,您这段时间垫付的资金我会尽快还给您。这段时间

    真是给您添麻烦了。」妻子一边说一边观察我的神色,她显然非常希望我能够同

    意。

    「不用谈了……」

    「曹总——」在旁边的姝曼一听就有点着急了,「我姐夫是医科院的博士,

    这项成果已经被实践检验好多年了,您可以去试验基地去参观的……」

    「不用谈了。」我很肯定的说,「我是学医出身,我知道药品的价值。我原

    来想的模式就是技术股合作,现在许先生不方便,但我觉得他应该能同意这种做

    法。从现在开始许先生就是本集团制药公司的副总药剂师。」我的头转向黎媛:

    「咱们的总药剂师年薪大概多少?」

    「两百万左右吧。」

    「好,如果是副职的话可以是150万。但许先生现在横遭不幸,公司有义

    务对困难的员工给予照顾和关怀。所以再加补贴50万,现在按200万列支年

    薪。」

    「好的,曹总。」黎媛点点头。

    「至于许先生先前和以后的医药费用,从许先生的年薪中支出。所以姜律师

    您不用再考虑医药费垫付的问题。如果有困难,蒋律师可以直接找我,我和许先

    生一见如故,他是我的生意伙伴和杰出员工,我和东升集团绝不会坐视不管。」

    妻子的苹果脸上终于绽出一丝笑容,温文的她就像水仙花。这一切显然远超

    出她的预期,这是我此时能为她为我的家做的唯一的事情。我直直地看着她的笑

    容,心里的忐忑有一点点放下了,甚至还飘来一丝丝的得意。我长久以来给家里

    做的经济上的贡献其实远没有妻子多,今天我终于也为家里赚钱了,只是没想到

    是用这种方式。假如没有天降的横祸,妻子听到这些该有多么高兴!

    「那……曹总,」姝曼努力的压抑着笑意,故作斯条慢理的说:「我姐夫的

    股权呢?」

    「年薪是年薪,股权是股权。当时我和许先生谈的价格是5千万,按当天股

    价折算股份份额,许先生和王杰先生按:2比例分配。黎媛小姐会同我们的财

    务总监来办理。」

    黎媛微微睁大了眼睛迟疑了半秒,「好的!」她一定在想,5千万只是我当

    天向曹东升的要价而已,而且那天也并没有谈200万年薪的事啊。可是我既然

    发话了就必须照办。

    「姝曼,照顾好你姐姐。蒋律师,代我向许阿姨问好。」我站起身来告辞,

    心里却再说:「放心吧老婆,有我在。」留下来有点发懵的妻子和姝曼站在原地,

    直到目送我和黎媛的背影离开。送我和黎媛的背影离开。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yuzhaiwu8.com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上一篇下一篇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