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 诱拐监禁臭味惩罚

【诱拐·监禁·臭味惩罚】(修正)

搜索小说

正在拼命加载..

【诱拐·监禁·臭味惩罚】(修正)
    作者:INDDUCK。

    字数:14976。

    「哈?这里是!?」

    我终于睁开双眼,眯着眼睛环视周围。在这个略显阴黑暗的房间回想着,照

    明用具什么的一概没有,只有一缕微光自天窗射下。家具地毯之类象征着人居住

    的东西也找不到,只有木制的朴素桌椅。房间本身是石制的,地板无比阴冷,毫

    无一丝温暖可言。简直就是牢房,「不,根本就是个牢房吧」。

    这个地方我从没有来过,冷静下来来回想前几天的事情。记忆中,昨天我作

    为清洁工在努力清扫厕所。厕所比想象中更脏,恶臭难闻,要弄干净简直难于登

    天。然后,记得在附近的自动售货机前买了咖啡,一边喝一边休息。从这里开始

    的记忆就不见了。无论怎样拼命回忆,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

    在这种地方。

    尽管如此,我还是在记忆中搜索着情报。但是,仍然什么线索也没有找到。

    正当我思考着的时候,感受到了皮肤的寒冷。终于注意到自己是全裸的,而且还

    被绳子捆住了。我立刻害怕起来,用尽全身力气试图摆脱这种状态,但也是无用

    功。既没有挣脱绳索,也没有找到办法从这里逃出去。

    我大口喘着气。这时,咔擦一声响,房间的铁门打开了。

    「啊,醒了呢。」

    从那里出现的,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美少女。晃动着美艳的漆黑长发,洁白的

    肌肤,耀眼的美貌,黄金比例的身材。还穿着合身的制服,这或许是我至今现在

    遇到的女生中最美的美人吧。不由自主地,我的心脏开始大声跳动了。

    「嗯哼哼……」

    美少女浮现出妖冶的微笑,一边婉然走来。我几乎半哑着问她:「你,你…

    …到底……是谁啊?」

    「我?我的名字是小野原来梦。是绑架你的本人哦?」

    「绑架……难道,你就是传闻中的……」

    「啊,没错。我就是连续绑架的真凶啊。」

    来梦轻松地说道

    「怎么会,绑架犯竟然然是这么年轻的女孩子……」

    「绑架什么的其实很简单的哦,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就可以了。」

    「所以……?」

    「嗯?」来梦很可爱地歪了一下脖子。

    「所以呢?到底要对我怎么样?要赎金吗?我一分钱都没有哦。我觉得你还

    是快把我放了比较好!」

    「到底要怎么样……呵呵,好吧。就让你亲身体会吧。」

    来梦蹲在我面前,然后,把脸凑过来了。

    「唔,干,干什么!」

    我看出发前来梦美丽的脸,不禁脸红了。人偶般美丽的容貌震撼着我的内心,

    该不会是要和我接吻——心里被这种猥琐的想法占据着。但是,这种幻想在刹那

    间被粉碎了。

    来梦在我脸前把嘴张大,然后——「嗝呃——呵哈——」

    我的鼻尖,沐浴在了温暖的气流中。

    「欸?」

    我因为妄想和现实的差距发着愣。明明想着被强吻,居然是被当着面打了个

    嗝。我的鼻子被来梦口中的气流浸没着,不禁一吸鼻子。瞬间——「额——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感知到强烈恶臭的我大声喊叫,气闷得十分痛苦。来梦打的嗝携带着独特的

    酸味和强烈性腥臭混合所酿成的悲惨的恶臭,出奇的,浓厚的腐臭味。尽管只是

    闻了一口,就难以忍耐的想要呕吐,我拼命忍耐着屏住了呼吸。

    「呜呼呼,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打了个嗝呀~ 」

    来梦用天使一般微笑可爱地道着歉。明明呼出了那么臭的气味,她却一点也

    不反感。相反,她看到被恶臭熏得苦不堪言的我,好像十分开心似的。

    好不容易强忍住呕吐的我愤怒地盯着来梦,大声吼道:「你,你干什么啊!!!」

    「讨厌啦,这样瞪着人家。不过是生理现象罢了哟。」

    「开,开什么玩笑!明明就是故意的吧!」

    「闻两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真是没气量的男人呢。」

    「这和气量根本没有关系!可恶!快把我从这里放了!不然——唔?!」

    「吵闹的小狗狗,就要把嘴巴塞住呢……」

    来梦用手掌捂住我的嘴,强行停止了我的怒骂。然后,再一次把脸凑近了。

    「喂,我又想打嗝了。想闻一闻吗?」

    「唔唔!!!!……!」

    我不断摇头拒绝,来梦却丝毫不理会。她那放出凶猛臭气的可爱小嘴慢慢张

    开了,我就像看到鬼一样拼死挣扎,抵抗。不过,由于被绳子困住,除了挣扎什

    么事也做不了。最后,只能转过头去尽量避开。

    「嗯——呣——」

    「!」

    来梦,居然用可爱的小嘴含住了我的鼻子。打嗝残留的气味萦绕在我的鼻腔,

    就算不呼吸也能感受到温暖的腥臭。已经不能背过脸去了,我由于缺氧,条件反

    射的忍不住吸了口气。

    来梦深吸一口气,然后——「嗝——呃,哈——呼——哈!!!」

    直接,把从胃部冒出的气体灌满我的整个鼻腔。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零距离享受这胃气的我,被这臭味熏得无比的痛苦。这臭气的量,气味的浓

    度,都比之前的嗝要强烈,完全无法相信是由美少女发出的臭味。如同呕吐物一

    般强烈的酸臭气息侵袭着整个鼻腔。尽管我作为清洁工已经闻惯了臭味,但来梦

    的嗝的臭味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熏得我翻起了白眼。

    舒服的打了几个嗝,满足了的来梦离开了我的鼻子。然后,露出了清纯无邪

    的笑容。

    「如何?我的嗝,很香吧?」

    「呜呜,呃啊,噫呃,啊啊!」

    我以痛苦的呻吟,回答了来梦的问题,没有吐得到处都是已经是万幸了。嘴

    被捂住,无法吐出来可能会有胃液逆流的风险。

    「嗯哼哼,怎么啦,这么痛苦的样子?死掉就太可怜了,批准你用嘴巴呼吸

    吧!」

    来梦出于仅剩的一点同情心把手从我嘴上移开。我获得解放后立刻不停地大

    口呼吸着。

    「唔,哈啊,呜,哈!可,可恶……」

    「没事吧?这么难过性的样子,怎么了?」

    「还,还问怎么了……那种味道,实在太臭了啊,怎么会那么臭啊。」

    「哎呀,这样吗。不好意思咯。」来梦轻轻低下头道歉。「不过,只不过是

    这样的臭味就受不了了可不行哦。因为还要用你来给我做清~ 洁呢。」

    「……什么?」

    在一脸茫然的我面前,来梦旁若无人地开始脱起衣服。缓缓地脱下白衬衫,

    展现出棉花糖一般柔软而又洁白的肌肤。我还来不及思考就被她妖艳的举止迷惑

    住了,然而,我马上又皱起了眉头。

    我的鼻子里,钻进了异样的臭味。和刚才的嗝不一样,但却同样令人不舒服

    的恶臭。随着她脱下内衣,裙子,内裤,每脱下一件恶臭就变得更加浓密。最后,

    当她把袜子以外的衣服都脱下时,那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完全充满了整个房间。

    我为了不吸入这臭味而用嘴呼吸,但恶臭仍然无法抵挡的钻进鼻子里。这股

    恶臭当然是来源于眼前的美少女,将雪白美丽的胴体展现在我眼前的小野原来梦。

    全身上下只穿袜子的来梦微笑着,似乎正在享受着被这股污臭包围的感觉。

    然后,眼前玩具般可爱的美少女,眼中如同放出光一样开心的说道。

    「好啦,那么就快点来帮我清洁吧。」

    「清,清洁指的是……」

    「什么啊,你不是清洁工吗?做清洁是你的工作吧?所以,明白了吗?」

    「明白什么………而且,也没有清洁工具啊……」

    「工具不就在这吗。就在我的眼前。」来梦盯着我的眼睛。

    察觉到清洁的真正含义的我,由于害怕惧而颤抖起来了。

    「工具,难道……难道……」

    「对哦。就是你~ 哦。现在就要作为工具来清洁我的身体哦。用可爱的小嘴

    和舌头吸溜吸溜地舔遍我的全身。喂,这下懂了吧?啊,顺便说一下,我大概三

    个星期左右没有洗澡了,所以说不定会好臭好臭的。当然了,你当然没问题对吧。

    因为你是专门把脏东西清理干净的清洁工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哇……」

    来梦发自心底的微笑,我不禁感到害怕了。事到如今,那眩目的笑容对我而

    言也只能是恐惧的对象罢了。舔遍这个散发出恶臭的女孩的身体,尽管是那么的

    美丽,不管是不是清洁工都令人无法想象吧。我脸上不禁冒出了汗,不可避免地

    绝望瞬间将我侵蚀了。

    「好啦,那么就快点开始舔舔舔吧~ 」

    「不,不要!放我走,放我走吧!」

    「呜呼呼,不会让你逃掉地哦……直到,我的香味铭刻在你的心里,浑身上

    下每一个角落给我都要舔得干干净净为止。不过嘛,想逃走的话试试看咯?不过,

    不管怎么看都办不到吧?」

    来梦露出坏心眼的愉快的笑容,蹲到我的身边。

    「好了,那么首先,从我的腋下开始清洁吧。」

    「腋,腋下……?」

    「对哦,我的腋~ 下。快看,很漂亮吧?」

    来梦缓缓地抬起手,让我看到她的腋下。看到这腋下时我脸上立刻抽搐起来。

    来梦腋下的惨状令人简直不敢想象这是美少女的一部分。腋毛丛生,宛如茂盛的

    密林,大量的汗从腋下渗出挂在腋毛里,释放出无与伦比的腋臭……腐烂洋葱一

    样的臭味刺激着我的鼻腔。我被熏得想呕吐的同时也畏惧着,颤抖着。

    现在开始,必须清洁这腋下——黏黏滑滑的全是汗的腋毛呼唤着,诱惑着我,

    如同地狱的入口一般。

    「好了,来舔吧?」

    「不,不可能……不可能的吧。像平常一样用水洗洗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这

    么……」

    「……来舔吧?」

    「对,对了……监禁是犯罪吧?你,万一被警察抓到怎么办?喂,现在放我

    走的话,我不会报告诉别人的。求求你了,让我走吧……」

    「快给我舔。

    「!!」

    来梦用冷酷的表情让我从心底里感到害怕。就像俯视垃圾一样轻蔑的视线,

    锐利的目光击碎了我身为人的尊严。我醒悟到,自己对来梦而言真的只有作为工

    具的价值。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样,我尽可能地不和来梦对视,不停颤抖着。

    「……这样啊,这么不想舔的话就算了吧。」

    「欸?」

    「那我就只好用力气逼着你舔了。」

    「呜,呜咕!」

    来梦面无表情地将散发着臭气地腋下紧贴在我地脸上,来回用力地摩擦。腋

    汗与我的面部摩擦发出了咕啾咕啾的肮脏的声音。一瞬间我的鼻腔中就充满了浓

    郁的恶臭。腋臭特有的洋葱般的臭气一下子冲进鼻子了,汗中散发出发酵后的纳

    豆一样的气味。再加上来梦浓密的腋毛,简直如同刷子一样在我的脸上涂满了浓

    厚的汗汁。面部被她的腋下出汗侵犯,感觉更加讨厌面部被她腋下侵犯的感觉更

    是令人不快。

    「喂喂,赶快来舔吧?这样下去可是没完没了的哦?」

    「呜,呜咕……」

    「如果舔干净的话就让你停下来哦,请~ 舔~ 吧~ ?」

    我感觉到恶臭渐渐变强了。来梦的腋下现在正在不停的流出汗水,臭味也因

    此变得愈发浓郁了。这样下去会死的——一刻也不敢多想的我相信了她的言辞,

    战战兢兢伸出舌头来,当我的舌头与来梦的腋毛接触的一瞬间——「……!!」

    我的嘴里扩散开了颠覆常识性恶臭,然后是又咸又辣的令人讨厌的味道。光

    是舌头的接触就具有如此的威力。她发酵后的腋下已经纯粹变成了恶臭武器。无

    论怎样坚强的男性都不可能用舌头舔舐这腋下吧。

    然而,我无论如何也只能舔来梦的腋下,因为如果无视她的命令的话,还不

    知道会遭到什么样的惩罚。我一边拼命忍住不断涌来的呕吐感,一边开始啪嗒啪

    嗒地舔舐来梦的腋下,口中混入了大量的腋下的汗液精华,折磨着我的意志。昏

    暗性房间中只剩下粘液的声音。

    啪嗒啪嗒,吸溜吸溜,哔揪哔揪——听着这声音,来梦露出了嫌弃的微笑。

    「呜呼呼,真乖啊。一开始就这么努力舔的话不就好了吗。」

    「嗯咕,噗揪……呜……」

    「喂喂,这边的腋下也要认真舔哦?被闷得已经很多汗了啊?」

    「噗噗,噗啊……」

    来梦让我不停来回交替着舔舐两边的腋下。

    我一个劲地让舌头划来划去,清洗着腋毛上汗液所形成的污垢。我苦闷地憋

    着气,发出好像临死前的鸡一样的声音。来梦的腋臭和腋下的汗正让他的大脑腐

    坏,神经断裂,细胞坏死。精神崩溃不过是时间问题。

    过了几分钟,我终于从来梦的腋下惩罚中解放出来。但我早已身心俱疲,流

    着眼泪,不断大口呼吸着。

    来梦抬起手闻了一下自己的腋下,满足的笑出声了。

    「嗯,比我想象的要干净呢。真不愧是清洁工先生。干的不错嘛。呵呵。」

    来梦表扬称赞着我,但我已经完全无法理解语言,尽力的保持着意识。

    「好吧,差不多也该开始下一步了哦。」

    来梦快乐的微笑着将做工恶劣的椅子拉过来,坐上了去,向我抬起脚。然后,

    对我说:「那么,这次到我的脚臭了哦?」

    「……嗯?」

    我无神的双眼仰视着来梦,已经快要失去自我了。

    「这双袜子也是,大概连续穿了三星期左右,好臭好臭,臭得不得了了。看

    吧,哪怕离得这么远,都飘来了臭~ 臭的脚的味道对吧?因为脚汗的缘故,总是

    湿湿的。这样一来我也很苦恼呢。所~ 以~ 呢~ ,就想让你哼哧哼哧地闻一下我

    的袜子,把臭味都吸走。好吧?拜托啦。」

    来梦用轻柔的声音在袜子的恶臭中拜托着我。对于这个请求,再也不想受到

    更多恶臭惩罚的我拼命摇着头,但是——「原来如此,愿意来闻我的袜子对吧?

    谢谢啦,清洁工先生~ 」

    不过,完全忽略了我的意志,来梦将散发污臭的袜子向我的鼻子尖伸过去。

    视野里只剩下黑色的布料,来梦用力地将脚底压在了我脸上。

    「……!!」

    来梦的脚臭是比她的腋臭还要更加强烈的气味。发酵了三个星期的污臭强烈

    到让人头昏眼花,就像是把纳豆的气味,腐烂的鱿鱼以及发酵的汗味浓郁地混合

    搅拌在一起了似的浓厚的脚臭。轻轻一压,袜子里饱含的汗汁就立刻浸出来,让

    人不舒服的脚汗瞬间就被我的脸吸收了。

    「喂喂~ 要认真地闻哦?因为只要臭味的还没消失干净,我就会一直让你闻

    下去哦?」

    「呜咕,啊啊啊啊啊!」

    无视了大声喘气着的我,来梦将湿润的脚底来回按压着我的面部。一发觉我

    试图用嘴呼吸,她便用脚后跟塞住我的嘴,让我只能靠鼻子吸气。无计可施的,

    只能乖乖地充分呼吸着来梦那自豪的脚臭。她滚烫的脚部放出了强烈的恶臭注入

    我的鼻尖,瞬间就在我的鼻腔里弥漫开来。

    来梦微笑让他脚穿闻着臭。

    「真是的,怎么么这么有气无力。听好了?你现在正在闻脚臭哦?高中女生

    的脚,明白吗,清洁工老师?」

    「呜咕,呜哦哦哦!喀哈!」

    「作为男性那么无情不觉得不好意思吗?只不过是臭了那么一点点嘛,拜托

    再加把劲,来吧,加油……」

    「呜咕,咕呜啊啊啊!」

    但是,来梦的脚臭不单单只是脚的那种臭味,而是各式各样的臭味的大杂烩。

    来梦原本就是这种脚臭味十分浓厚的体质,再加上三个星期从未清洗,双足便形

    成这样地狱一般的恶臭,就算把成年男性弄得半死也不奇怪。她的足正释放着激

    烈的恶臭。就算是美少女,也改变不了汗与污垢带来的脚臭味。

    「唔咕,呼啊,咕啊啊啊啊啊!」

    鼻子里一边发出猪一样的声音,一边闻着脚臭——想不闻都不行的,无法习

    惯的浓密的恶臭,使我沉浸在痛苦中。来梦袜子里的汗水慢慢渗透侵入鼻腔,直

    接刺激我的嗅觉。黏糊糊的脚汗仿佛有剧毒一样污染着我的身体,脸上已经涂满

    了脚汗,散发出恶臭的汗气。强烈的脚臭一点一点夺走着我的体力,心中只剩下

    一个想法,那就是早一点结束这脚臭的责备。

    来梦的命令我通过不停嗅闻她的脚臭,将袜子的气味消除。显而易见,只靠

    鼻子吸入臭气怎么可能消除她袜子的恶臭。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丝不安。难道,就

    只能这样一直被脚臭责备,不能回归自由吗——来梦尽情地玩弄我的同时,完全

    不知道我的想法。

    「呜呼呼,有在好好地闻哦,真是好孩子呢~.喂,不要光顾着一边,这边的

    脚也要好好地闻啊。」

    「呼,咕啊啊啊~ !」

    「开始闻了哦,右,左,右,左,右,左。再把脸凑过来点,好好品味我臭

    ~ 臭的脚味哦。呵呵~ 」

    来梦用自己的双脚交替搓揉,享受着我的反应。对她而言,每次换脚时我的

    痉挛对她来说就像游戏一样。而且,多次的换脚运动使得到她体温上升,结果脚

    上又开始出汗了。这脚汗进一步弄湿了袜子,她的袜子就像浸水的毛巾一样湿淋

    淋的。当然,毫无疑问,脚臭味又变浓了,加倍的臭味都被吸入我的鼻子里。

    「哎呀,那么就这样也闻一闻赤脚吧?」

    「唔……唔啊……」「没关系吧,只是稍微臭了一点,对不对?」

    来梦满面笑容地一下子脱下袜子扔到地上。一瞬间,房间内原本充满的恶臭

    又变浓了不少。原因当然是因为她的雪白光滑的赤足散发着的脚臭,尽管如此,

    她的足底全是汗和污垢,让人不敢相信是美少女的脚。

    「好,那么就赶快……」

    「不,不要,住手……」

    「才不要,看招……」

    来梦毫不犹豫地将光脚用力压在我脸上,这一瞬间——「唔啊啊啊啊啊!!!!」

    我痛苦地大叫起来。来梦光脚的臭味,甚至比那臭袜子还要恶心。肮脏的污

    臭如同漩涡一样钻入鼻腔,在大脑里肆虐。和袜子的纳豆臭比起来,她的光脚全

    是汗的酸味,如同醋的酸臭味一样。这是由她的孕育出的,我见过最臭的脚。

    「挣扎的声音很可爱啊。呜呼呼,好了,不光要闻,也来尝一尝吧!」

    来梦让我闻着右脚的同时,将左脚野蛮地塞入我的口中。

    「唔咕哈啊啊啊——!」

    我痛苦地发出无法形容的悲鸣。她的赤脚的味道超越了一切最恶心的物质。

    汗水,泥垢被唾液溶解流入口中,这强烈的臭气彻底将口中污染了,这味道已经

    超越了恶心的概念。感觉就像是吞下了腐烂的奶酪,胃部如同翻江倒海一样想要

    呕吐,难受到眼里都流出泪水。我被来梦的脚臭弄得哭了出来,是多么羞耻的一

    件事啊。

    「再认真点品尝啊?拼命地为我的脚口交吧?用舌头分开每个脚趾缝,仔仔

    细细舔干净各个角落的脏东西,无论是污垢还是汗水,直到我的脚一尘不染为止,

    都要一直,一直继续舔哦。」

    「唔叽啊,咕,唔啊啊啊啊!!」

    「也不要忘了认真闻另外一只脚的臭味哦。来,给你闻指甲缝里的臭味。这

    可是最美妙,最迷人的气味啊。加油除臭吧。」

    毫不怜悯我的痛苦,来梦继续用脚惩罚着。

    来梦的脚臭强烈到让人连厌恶和失望的感觉都消失了,只剩下彻底的恐怖。

    能享受这气味的人类恐怕除了来梦恐怕没有第二个了吧。

    来梦就像揉橡皮泥玩弄着我的脸,用脚踢着我的面部。看到我被揉得扭曲的

    面孔,她脸颊泛起红色。

    「哈!真是乖孩子啊。像这样拼命地闻着,舔着我的又脏又臭的脚,真不愧

    是清洁工先生,见到脏东西就非得弄干净不可呢」净玩弄「呜咕啊啊啊啊啊——!」

    「就是这种感觉哦,右脚也拜托了。」

    「哈啊啊啊啊啊啊——!!」

    来梦野蛮地将左脚从我嘴里拔出,塞入右脚。好不容易以为清理结束了,结

    果又要从头开始。而且,被自己口水弄得黏黏的左脚蹂躏着鼻尖。强烈的脚臭溶

    解在唾液里,散发出新的恶臭。滑溜溜的唾液触感更加使人不快了。

    「呃呃呃呃呃呃呃啊!」

    我开始拼命地舔起了来梦的右脚。为了尽快重获自由,无论是散发出浓厚臭

    味的脚汗,还是黏糊糊的污垢我都用力的搅拌,混合在唾液里咽下去。因为实在

    是太臭了,我的视线模糊,意识恍惚,在这无尽的地狱里,眼泪又一次溢出。

    「赶快杀了我吧!」——甚至产生了这种念头。

    然后——

    「呵呵。辛苦了」

    来梦这么说着,终于让我从脚臭责备中解脱了。她的双脚已经涂满了我的唾

    液,当然,脚臭根本没有被消除,反而进化成为更加浓厚的臭味,但她对此却很

    满意。

    来梦轻轻的活动了一下脚趾,重新穿上扔掉的袜子。然后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我完全失去了活力,但心中却因从脚臭中解脱而倍感欢喜。打嗝闻过了,腋

    下也舔了,就连脚也仔细的清理了一遍。体力已经到达了极限,应该不会再有惩

    罚了吧。

    ——然而,真正的惩罚却刚刚开始。

    「……太轻敌了!看招!」

    「!?」

    一不留神,我就中了来梦的袭击。

    来梦竟然,将自己的女性生殖器压在我脸上。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怎么样?我的小穴?一直闻我的脚和腋的臭味,我的心情都变得奇怪起来

    了?汁液都从身体里漏了出来,我的爱液,就让你尽情品尝吧~ 」

    来梦的腰部上下运动,用自己的阴毛下的生殖器用力地摩擦着我的脸。她的

    腰部扭动时传来了咕啾咕啾的,爱液黏着在我脸上的淫靡的声音,爱液渐渐从阴

    道里漏出来。当然,她的女性器也大概三个星期没有清洗过,散发出强烈的腐臭。

    滑溜溜的阴唇将污垢涂抹在我脸上。「嗯,嗯,嗯嗯……讨厌,这样,好舒服…

    …」

    「唔唔唔唔唔唔————!」

    「嗯,嗯——」

    强烈的快感令来梦红的如同烧起来一样舞动着腰。伴随着这样地刺激,来梦

    地阴蒂勃起,因充血而变得通红,仿佛血液即将喷出。她用力地按住我的头,更

    迅速地、如同发动机一样颤动,摩擦着性器,发出悦耳的娇喘,尽情享受着快感。

    完全不顾我脸上涂满了污垢。

    我呻吟着忍受性器的惩罚。不,不仅仅是忍受,来梦的爱液流进嘴、鼻子,

    与腋臭和脚臭一种完全不一样的臭味刺激着大脑。对美少女的性器完全无法兴奋,

    这恶臭已经让我绝望得失去了兴奋感。

    「哈啊,哈啊,嗯啊,小,小洞。好舒服,嗯……」

    「唔——哈啊——哈啊!」

    「嗯,嗯唔,哈啊,哈啊,啊,不,不行了呃呃!!!!」

    来梦的女性器开始痉挛。一瞬间——

    咻——

    来梦居然,将性器按在我脸上,直接开始尿尿了——淡黄色的液体发出浓郁

    的气味,洒在我脸上。大量的尿液如同瀑布一样,瞬间我就被来梦的尿呛到了。

    「啊,啊哈哈,不好意思。实在是~ 太舒服了,一不小心,尿尿漏出来了呢。」

    「咕呃,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唔噗,噗呼呼。」

    虽然仍在滴着尿液,来梦仍然不停止对我的性器惩罚,用性器摩擦我的嘴,

    鼻子,涂上脏兮兮的尿液。溢出的大量金黄色尿液不但腐蚀着我的面部,也污染

    了我的身体,甚至流到了地板上,即使是这样来梦的排尿也没有停下。

    尿液的责备非比寻常的痛苦——不仅鼻腔里充满了尿液的强烈氨水的恶臭,

    不断进入口腔的尿液的咸涩味更令我苦不堪言,不断干呕的同时却被灌入大量来

    梦的尿液,导致尿液穿过喉咙,鼻腔口腔里尿味的漩涡疯狂地肆虐着。

    噗咻——

    「啊啊,讨厌……尿尿完全停不下来……哈啊……哈啊」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好舒服,尿尿真是太棒了——啊,又来了~ 」

    来梦露出高潮的表情尽情的在我脸上排尿,原本凛然的美少女形象已经荡然

    无存,粗暴地震动着腰部,进行着本能的排泄,都已经尿了几十秒了,来梦排尿

    的势头却依然不减,如同瀑布一样污染冲刷着我的身体。房间地板上的金黄色尿

    液也渐渐扩散成一个小水塘,简直就好像失禁了一样——

    噗咻——刷啦,刷啦——

    剩余的尿液终于排尽,来梦漫长的排尿终于结束了。她用我的脸擦拭着自己

    的性器,就好像用厕纸擦拭尿渍一样。

    不过,用原本就沾满尿的我的脸来擦根本擦不干净,只不过令我更不适,让

    我完完全全感受到屈辱而已。

    「啊,啊哈~ 真舒服啊。清洁工先生,你还好吧?」

    来梦窥视着我的脸,关心地问道。我已经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憋住了打嗝

    惩罚,承受了腋臭惩罚,尝过了脚臭惩罚,品味了性器惩罚,还被尿液惩罚洗尽

    了自身,,身体不断痉挛。仿佛已经完全失去了生气。

    然而,来梦仍不打算就这么中止惩罚。因为,她还有最后,最残酷的惩罚—

    —

    来梦看着失去意识,留着口水地我。

    「呵呵,好可爱啊,被我弄成这副样子。不过好~ 臭,全身散发出来的气味

    跟从垃圾堆爬出来一样……鼻子受不了……」

    来梦故意捏住鼻子嘲弄着我。尽管知道我几乎已经失去了意识,可能根本听

    不见自她的声音,来梦依然要强行惩罚。

    来梦展开最后地攻击,将屁股对着我。

    「唔——唔——唔——」

    来梦加重了呼吸,嘟起小嘴,将肛门靠近我的鼻尖,性器源源不断地流出爱

    液,表情变得疯狂。

    「喂,清洁工先生,快看快看,我的屁眼。粘着残留的大便和厕纸地碎片呢,

    而且毛毛像丛林一样浓密呢。超臭——简直臭得一塌糊涂吧?喂,看得见吗?不

    说话的意思是,还想再临近点看吗?呵呵,好啊,就让你仔细看看。」

    来梦将肛门凑得更近,几乎已经把自己的肛门紧贴在我鼻子上了。我被来梦

    肛门的臭气熏得下意识地痉挛着。但我的意识已经彻底沦陷在了臭气的泥潭中。

    然而,来梦体内还留存着比肛门的气味更加恶臭的臭气。即将释放出的,是

    比打嗝,比腋下,比袜子,比赤足,比性器,比尿,比一切都强烈的臭气,是来

    梦引以为傲的毒气。是对她而言都过于强烈的,最臭的武器。这就是——她的屁。

    「准备好了?对了,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吧?不过没关系,现在就让你醒过

    来~ 」

    来梦鼻子发出哼哼的声音,用力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极速促进着肠内活动,

    迅速产生屁。她的肚子发出咕咕咕咕的声音膨胀起来。装填完毕的腐败气息在来

    梦的体内暴动着,即将突破肛门,前往外界。

    来梦调整着肛门的位置,寻找最佳发射点,然后——「好了哦?要,要来咯?

    我的屁股,味道很大的,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哦。要来了哦?——唔唔唔嗯!!!!」

    来梦尽情地大喊——

    肛门狭窄的孔道膨胀张开,喷出大量的气体。

    噗————!!噗噗——!!

    聋震欲望的轰鸣声响起过后,一切安静下来,然后——「啊!!呜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绝望的惨叫着。

    来梦屁的恶臭如此强烈,将我失去的意识瞬间唤醒了。以臭鸡蛋的气味为主,

    混合着厨余垃圾,泡菜的臭味,再加上纳豆和蒜的气味作为佐料,混合着独特的,

    浓密的大便气味。简直就是恶臭的盛宴。直到现在为止,我承受的臭味惩罚全部

    加起来,也比不过来梦的屁如此恶臭。

    来梦的屁爆发开来,散播开粪黄色的臭气,侵入我的鼻腔,将嗅觉一网打尽

    全部破坏。臭气污染了脑子,将脑子也染上了粪黄色。好臭,简直太臭了,让人

    有濒死预感的,绝对压倒性的臭味!作为人,不,作为生物都绝对应当远远避开

    的超臭的屁。毫无疑问就是毒气。室内的脏臭味瞬间就被驱逐,取而代之的是浓

    郁的屁味。仅仅是一次放屁,这房间里就变成了来梦的肠道一样。

    我拼命挣扎,渴望逃离这恶臭。但其实我根本没有体力再去挣扎,只不过是

    在践行生存的本能罢了。拼命扭着脖子,尽力地想从来梦的软肉中解脱出来。

    仅剩下生命残渣的我,根本不可能从来梦的屁股中逃出。因为来梦的柔软的

    屁股,用力地压着我的头,将我囚禁在屁的囚笼里。

    「喂喂,才不会让你逃走呢。你要更多,更……多的闻我的屁味哦。怎么可

    能这么简单就让你逃走。简直太天真了吧?好了,第二发屁来了哦。」

    「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疯了,用尽浑身力气挣扎。然而,根本不可能逃离。现在来梦用来释放猛

    烈臭气的肛门正剧烈地痉挛着,那样子,简直就是盯上了猎物的凶猛野兽。

    「嗯,嗯嗯,好了,尽力闻哦。唔——嗯!」

    噗!!!!!!!!!!噗呜噗哩哔哔噗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扯着嗓子大声吼叫着。更加多的屁如同台风一样刮过我的脸,这臭味比先

    前的屁浓了好几个档次。这是因为刚才只是新鲜的屁,还没有那么浓,而现在蹂

    躏着我意识的,是经过长时间发酵的屁,鼻腔像是被锐利的指甲来回抓挠似的,

    臭得过分的令人发疯的屁,甚至浓度已经能直接看到淡淡的黄色。

    完全无法阻止来梦放屁。只能任凭她发泄自己变态的性欲,用屁惩罚着我。

    「咯咯,很好,哈哈哈哈哈哈!」

    脸颊红得像着火一样,来梦狂笑着,由于过于兴奋,诱惑的性器不停地流出

    爱液。她从我被她的恶臭屁味折磨的痛苦中获得了难以言喻的快感,前所未有的

    快感。因此她在所有的臭气惩罚中,将「放屁惩罚」作为至高的地位。

    「呵,呵呵,好~ 臭。我放的屁,好~ 臭哦。好久没有这么强烈的味道了。

    嘿嘿,像我……像我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对着男人的脸上放臭屁么什么的,太恶

    心了,简直太恶心,下流了……啊哈哈哈哈!」

    来梦尽情大口呼吸着,闻着自己的屁味,更为兴奋起来。然后,这兴奋感使

    得到她肠内又产生大量的腐败气体,形成了糟糕的屁味循环。直到她的兴奋过去

    为止,放屁惩罚是不会停的。

    「啊啊,又要……又要放屁了……嗯嗯!」

    噗哔,哔噗——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来梦的放屁宛如不会停止一样,她的肠道像是永动机一般,会一直产生腐败

    气体,直到她满足为止。随着时间过去,这股恶臭并没有淡化,反而随穿着她的

    兴奋度一起增加,进化成了更进一步的激臭。

    渐渐变得更臭,越来愈臭的屁,使得到我的动作也逐渐迟钝了。哪怕用尽余

    下的生命力,也无法战胜来梦的屁。

    ——就这样被美少女的排气彻底击溃。

    「呜呼呼,这次的屁又怎么样呢?」

    噗——哗啦——

    「唔唔唔唔唔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仿佛会使人烫伤的灼热的屁从来梦肛门中喷涌而出,将我的脸彻底盖住。强

    烈至极的臭味如同泥潭一样,我在来梦浓厚的毒气中沉溺,视线被粪黄色覆盖了。

    「这回的屁很可爱吧?」

    噗哧——哔——!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哔卟——「啊……!啊啊

    啊!啊……啊……」

    像子弹一样,可怕的恶臭连续不断地袭来,来梦的意志控制着她的肛门张开,

    将腐败气体陆续送入我的鼻腔。止不住的放屁声不停地从肛门中传来,呼吸着连

    续的屁味使得我的体力被稳定削减着。由于吸入大量她的屁的缘故,我的喉咙连

    像样的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这次是最差劲的……呃啊啊啊啊!!」

    卟哔——!卟哔噗——噗哔噗噗——哔————哔噗!

    「哈…………啊…………」

    与先前的可爱声音相反的,肛门中泄露了的潮湿的肮脏的屁声。大量的粪液

    四处飞散,我的面部被彻底污染着。我的脸已经被腋汗,足汗和尿液冲洗了,不

    过,在她猛烈的屁和粪液混合下,终于使我的面部成为了污垢的温床。再也去不

    掉的恶臭渗进了我的身体。这些全部都是来梦身体的里的脏东西,可是,这样的

    恶臭为什么是她这样的美少女散发出来的呢?她神秘的美丽的身体为什么如此的

    恶臭呢?

    完全不间断的放屁责备,使我终于只剩下一口气了。我一边翻着白眼,意识

    在粪黄色的臭气中朦胧了。

    但这时——完全违背了我的意志,我的身体发生了异变。

    「…………哎呀?」

    来梦在我身上一边快乐得流着口水,一边不停地放着屁,突然看到了视野中

    有什么东西在动。然后,她将目光转向了那正在抽动着的东西。

    那是——我的阴茎,勃起了。

    我闻着来梦体内发酵的恶臭,因为本能而勃起了。反复的臭气责备,在怒涛

    般的放屁责备中,死亡似乎即将降临了。于是,生命濒危使得我的本能——在筋

    疲力尽之前,设法留下自己的精液,我的阴茎被强制勃起。阴茎变得比平时都还

    要大,绷紧着。然后,竭尽全力准备着射精。

    「啊…………啊啊~ 」

    这景象让来梦兴奋地眯起眼睛,腰部和性器都痉挛了。她满脸通红地,将胯

    股按在我的脸上,使劲摩擦。利用恶臭使我陷入极限状态,更加,更加的勃起。

    她由此品味着羞耻感和征服感。

    来梦,愉快的让我屈服在屁的臭味中。嗅闻着自己地恶臭,在屁的海洋里品

    味羞耻的兴奋。自己实在是太臭了,明明是谁都羡慕的美少女,明明是清纯的少

    女,却放出了足以令我我断气的臭气。太恶心,实在是太恶心了——她这样自虐

    地想着,享受着扭曲的性兴奋。

    「啊,啊啊……对不起。我的屁,很臭吧?闻了让人死掉的……恶臭?对不

    起。来梦的屁,太臭了……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尽管我已经听不到东西了,来梦仍不停的自言自语着。她不断重复着,把自

    己恶臭的屁一次又一次反复形容着,借以令自己性兴奋罢了。利用语言自虐得到

    的快感,她已经即将达到绝顶了。

    我如同断了线的木偶一样,脸扭曲着,呼吸微弱,声音也发不出来。但是,

    只有我的阴茎不合时宜地勃起着。如同荒地中绽放地一朵花一样,我的男性器怂

    立的。为了即将到来地巨量射精,睾丸里地精液咕嘟咕嘟地流进射精管,为了射

    精,龟头大幅度膨胀着。

    同时,来梦的肚子——响起了什么东西蠢动着的声音。积存着摧毁我的生命

    的,带有强烈臭味的毒气。她一边微笑,一边抚摸自己的孩子一样揉着肚子。就

    这样,将刚才肠中积存的屁一口气喷出来的话会怎么样呢?她咽下唾沫,屁股兴

    奋地颤抖着,性器中的润滑液已经流到地板上了。强行憋着屁,她已经失去理性,

    完全追求着独特的变态的性欲。

    来梦强行将我的鼻子塞进屁股,使我能充分享受她的屁味,精确地调整好肛

    门地位置后,肠内猛烈的的腐败气体在肛门的出口集结。肛门如同火山一样鼓鼓

    囊囊地膨胀起来,来梦的屁股微微的痉挛起来——出来,要出来了——已经无法

    忍耐了。很快,大量的屁会彻底将我吞噬,在臭气中我将彻底崩坏。到底会变成

    怎样呢,她妄想着,遵循着自己的妄想,用手将我的头固定住。一切都准备周全

    了,来梦的肛门摩擦着,压迫着我的鼻子。

    「要去了,清扫员先生。至今为止最臭,至今为止最响,至今为止最大量的

    屁要出来了……如果死了的话,对不起哦。」

    来梦说着,脸上已经浮现出了欢快的笑容。

    「嗯————!!」

    来梦憋着气,紧咬牙关,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浑身的力量的集中在腹部一点。

    体内的腐败气体汹涌着,她的肛门打开了。

    瞬间——

    卟卟呜————!卟呜哔哔哔哔————!卟哧哧哧哧哧——卟哔————

    卟哧卟——

    噗噗噗————哔——

    如同暴风般的屁在我面前炸开了。根本不需要说明的,激烈爆臭的,存在于

    世间所有的恶臭都汇聚在一起熬煮发酵浓缩腐败的完全成熟的臭屁。在这大量的

    臭气团中我的鼻腔彻底被毁坏了。人类的肛门是不可能放出这种屁的,普通的肛

    门应该已经裂开了才对。

    但是,如果是来梦的肛门的话,却能够放出这样庞大的量的恶臭气体。在屁

    的爆炸声中,她的肛门裂开了,完全不会感到疼痛,而是在腐败气体穿过肛门的

    快感中陶醉着。

    「啊,不行,呃,忍不住了……」

    噗咻哔哔噗噜哔哔哔哔——!

    卟咻——卟噗——卟卟哔哔哔——!!卟咻咻咻咻————!

    卟噗噗哔哔哔——!

    「唔噢噢噢噢……啊啊啊啊!!!」

    来梦表情崩坏着,嘴边滴下口水,本能地将积蓄地剧毒气体散布出去。通透

    光滑的白嫩肌肤,雪白柔软的浑圆屁股,粗俗地放着屁。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和浓

    密的恶臭已经超越了人类所能想象的屁了。伴随着硫磺的气味的到来,粪便的臭

    气立即崛起了,两者之间拌入一些大蒜的气味,混合着生垃圾的气味,再加上臭

    鸡蛋和腐肉的侵蚀。无法形容的激臭,就是来梦的屁。

    地狱,地狱,绝对的恶臭地狱。恶臭的漩涡吞噬了我,我的意识被囚禁在那

    粪黄色的,充满了屁臭的深渊中了。

    「啊,啊啊,嗯,嗯唔,咿呀~ 」

    噗卟呜呜呜——!噗咻——!啪咻——!!噗哔哔哔哔————!噗啪——!!

    品味着气体穿过肛门的快感,来梦情不自禁的泄露出了娇喘声。然后,伴随

    着达到绝顶的强烈震动,她微微喷射出了些许爱液。为了再次得到这种快乐,她

    放屁的爆炸声回响着,享受着妙不可言的,一边高潮,一边放屁的快感。

    「哈……哈……嗯嗯啊啊啊啊啊啊!」

    啪卟咻——哔!卟咻哔哔哔————!噗咻咻卟——!卟卟哔——!

    来梦满脸通红地,用尽全力将剩下的臭气挤出。长满毛的狭窄的肛门,拼命

    地放屁。轰鸣声比起一开始小了,空气的流动也略微减弱。但是,臭气却愈发浓

    密,肠道深处发酵的恶臭,带来了更加强烈的气味。

    「嗯——!嗯——!嗯,嗯——!」

    咻哔哔——噗咻——噗————卟哔,卟咻,噗咻咻——终于,来梦的放屁

    迎来了终结。肛门不停的反复伸缩,尽力地放出细碎的屁。一发一发的屁冲击着

    面部,同时,细碎的浓缩了的臭气比原本更加强烈,超越了原本的激臭。

    噗咻——哔——咻——卟噗——卟卟哔——

    咻——噗。

    「…………呼」

    来梦叹息着,然后——「这是,最,后,一,击~ 」

    噗啪!噗哔——!!

    勉强地放出最后两发,伴随着尖锐声的绝对恶臭。我的身体大幅度地痉挛起

    来,下一个瞬间——

    「…………啊…………?」

    咕嘟噗噗噜噗噜噗噜噗噜————

    我的阴茎里大量的精液喷了出来,在来梦美丽的小脚的缝隙中画出一个漂亮

    的弧线,白浊色的拱形的。射精的气势就如同从消防栓的软管中喷出的水一样。

    我积存的精液终于射出了。只不过,是因为美少女放出的屁。

    「哈~~真是像败犬一样咕嘟咕嘟地泄露~~~~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哈——!」

    来梦一边抱着肚子满足地笑着,一边眺望着我悲惨的射精。使男人在自己的

    放屁中屈服,射精这样的事,令她说不出来的欢乐。背德感和征服感同时涌来了,

    来梦不禁颤抖起来。然后,她的股间流下了大量爱液。

    哔卟噜卟噜——卟哔,哔——

    射出的浓厚精液将地板弄湿了,竭尽最后力量的射精,但这些精子不可能让

    任何东西受精了。意识已经消失,恐怕,我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已经完全分离了。

    上半身是耷拉着,相对的下半身微微痉挛着,实行着特大的射精。

    咕噗咕噗咕噗咕噗,噗噜噜噜——咕噗咻——噗噜………

    射精结束时,室内的地板上一滩巨大的白浊色的积水形成了。就像大量的酸

    奶撒倒了一样,恐怕谁也无法想象全部都是精液吧,但最令人无法相信的,引发

    这样大量射精的是美少女恶臭的屁味啊。

    「啊哈哈,射出了这么多啊,看来我的屁那么让你兴奋吗?呵呵,真是太开

    心了。」

    一边说着,来梦终于将屁股从我的脸屁股放开了。然后,嫩白的双足踏入我

    播撒的白浊液,将屁股浸在了精液的沼泽地中。

    「哈,好多啊……快看快看,看到了吗?你的精子,粘粘的全都跑到我屁股

    上来了,唔呼~ 」

    来梦满面笑容,微笑着……

    「死吧」

    卟哔哔——!卟咻噗,卟咻哔——!

    来梦将臀部浸入精液,再次放屁了。她的特大放屁使得精液四处飞散,在精

    液中放屁,发出了下流至极的声音。

    来梦的屁凶恶的激臭立刻使精子灭绝了。几亿只精子在她的屁中被蹂躏,我

    用尽生命制造的精液,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来梦一个屁杀尽了。

    「是的,努力射出的您的精子,死掉了~真遗憾啊~~~」

    来梦咯咯地笑着,一点罪恶感也没有地嘲笑着。

    「那么,我已经满足了,就先告辞了。现在是完全停止呼吸了,不过,如果

    努力的话,明天大概还能复活,所以,嘛,尽力活下来吧。」

    来梦扭着沾满精液的屁股,走出了这个地狱般的房间。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yuzhaiwu8.com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 横排 竖排 上一篇下一篇 1/1